15.熟悉的铃铛

作者:

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周一。

    热到让人怀疑人生。张笙终于明白为什么祖先都只穿一片叶子了,没办法,再这么热下去,他就要成为烤乳猪了。嗯?我为什么要说乳猪?

    好不容易坐到飞机上,张笙的心情更不好了。隔壁的小女孩在她的座位上跳来跳去,不时的还在他眼前美滋滋地转上一个圈,似乎在说:“你看我长得可爱吗?像你这种长相的人,这辈子还有机会生我这么可爱的女儿吗?”

    忍。

    张笙强忍住想要殴打小女孩的冲动。小孩子是未来的花朵,祖国的未来都靠他们了,他好歹也是一个有身份证的人,怎么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绝不是因为小女孩的父亲,长得人高马大的、高出他大半个头、肱二头肌夸张的,都快和他的脑袋一样大了。

    真的不是!

    这怎么和你们说呢?不是张笙吹牛逼,他一拳下去,那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知道去年城西的连环杀人案是谁干的吗?知道今年城北的黑社会团伙火拼为何停手吗?知道前几天全城的警方为何一夜之间全部行动起来了吗?知道江湖上流传的“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秋名山扛把子的”称号说的是谁吗?

    哼哼。

    往事何必在意。

    下了飞机以后,张笙又回到热浪之中,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重新回来。与此同时,大师级野外生存技巧的相关知识,一股脑的全部涌入张笙的脑袋里,弄得他整个人蔫巴巴的、软绵绵的。

    到旅店的时候,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更甚了。

    巴厘岛简直比他们家还热,而且更意外的是,巴厘岛连微信支付都没有。

    去旅店的时候,要不是妈妈提前准备了大量的卢布,他们连出租车都坐不了。

    真是不出去旅游,都感受不到祖国这么的美好。不多说了,马化腾牛逼,祖国万岁。

    他们住的是靠海的民宿,这里的价格偏向亲民,而且据说晚上可以听到海螺发出的呜呜声,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居住地点。

    张笙他的民宿在胡同的最里面,爸爸、妈妈和胖子的民宿是在另一条胡同里。本来来到这里前,张笙做了好多的旅游规划,但是因为天气太热,他无奈地做出决定,天黑之前绝不出门。

    “嘭嘭。”

    “救命!”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和求救声,从这蹩脚的中文声,能听出来门口的人不是一个中国人。

    张笙下意识地放下手中的书,打开门,他看见一个黄头发的女生用手捂着肚子,正蹲坐在他的门口。她满头都是汗,嘴唇发白,看起来很虚弱。

    同时,张笙发现她捂着肚子的手上沾满了血,她在门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血手印。

    她抬起头,漏出她倾国倾城的容颜,那皮肤吹纸可破,就像是画中才存在的人一样。

    她看着张笙,用哀求的口气,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不要报警,不要送我去医院。”

    之后,她整个人眼一闭,彻底昏了过去。

    “额…”张笙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你确定,你这个样子不需要去医院吗?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命不久矣的样子啊!

    话说,这究竟是什么展开啊,是他开门方式不对吗?他来巴厘岛应该只是为了找到曾经想找到的人啊,为什么会碰到这种一看就很危险的事情啊!

    能不能现在把门关上,就当做没有碰到这件事。

    毕竟,总感觉一旦和她牵扯上什么关系,整个巴厘岛的轻松之旅就会一去不复返了啊!

    【对不起,不能。】

    【你必须得救她。】

    【是男人就知难而上吧。】

    【触发支线任务,保驾护航。】

    【保护她三天安全,不被抓到。】

    【任务成功,奖励完美驾驶技巧。】

    【任务失败,哥哥会原地爆炸。】

    “额。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救她的。”张笙叹了口气,一脸不情不愿地把她胳膊抬起来,准备往屋子里拖。

    “叮当。”

    突然,从她怀里掉出来一个猫咪状的铃铛,铃铛撞击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张笙愣住了。

    这铃铛他非常的熟悉。正是他这次来巴厘岛,想要寻找的,那个蓝衣服小女孩手腕上的铃铛。

    张笙的瞳孔一下子放大了。

    “难道是她?”张笙有些激动。

    “不对。”张笙冷静下来。他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虽然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但是她是个中国人,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所以说,这个人是谁?”张笙收起地上的铃铛,费力地把她拖进来,抬到了床上,平躺着放好。

    观察到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张笙心里暗道一声抱歉,而后掀开她的衣服。

    她肚子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看的出来她做过一些急救的处理,然而虽然她用衣服勒住了伤口,但是伤口已经裂开了,在不停地往外渗血。

    “从伤口的长度来看,是一把长度约为十七公分的匕首所致。”张笙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信息,接着他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伤口大出血,需要立刻止血”。

    大师级的野外生存技巧,在这一刻显现出它的用处了。

    “先得止血。”

    张笙从行李箱里掏出一个干净的手帕,用手绢盖住出血部位,并进行大力、持续压迫。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把淤血清出来。在野外生存偶尔会碰到伤口大出血的情况。在没有好的医疗条件下,这种紧急处理方法,往往能起到奇效。

    看到伤口似乎血已经不在往外流后,张笙用碘酒消毒,把止血带缠在伤口上。现在想想,先前带这些医疗用品,简直是有先见之明。

    “接下来,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张笙随手给她盖上了被子,不再去管她。

    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要看她的自愈能力和求生意志。如果到晚上,她的情况没有好转,就必须要送到医院了,否则…她肯定会死。

    无论她是谁,张笙都必须要保证这三天里她的安全。

    “嘭嘭。”

    敲门声又响了。

上一章 :14.你以后会明白的 返回目录 下一章:16.命中注定我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