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62.王队,当代的福尔摩斯

作者:

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日落西山头,人约黄昏后。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寂静的地下通道里,闯进来一群不速之客,他们的步伐整齐划一,他们的衣服款式如出一辙。

    细看,他们的衣服左肩上别着【警】【徽】,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光。

    他们是一群警察。

    为首的是站在他们中间的男子。这人怎么形容呢?他中等年龄、中等身材、长得不帅不丑、头有点秃…他身上毫无特色,把他放在人群堆中绝有会让人看第二眼。

    就是这么一个人被围在中央,这…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中年男子手上拿着一只五块钱一盒的红塔山香烟,他眯着眼,四处打量周围的打斗痕迹。他笑眯眯地好似如来佛,给人一种温和亲近的感觉。其他警察呆在他身边,每个人心底都地升起一种安全感。

    “王队,没有发现血迹。”

    中年男子身边的一个小警察向他报告,他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

    他把烟叼在嘴里,翻了翻兜,缓慢地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打火机。

    火,好似盛开的榴花一样,发出熠熠的光彩。

    “吸,呼~”

    烟雾缭绕。

    他一拍大腿,大喊道,“爽。”

    其他警察见状哈哈一笑,地下通道里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小警察凑到王队面前,调侃道,“王队,你这是被憋多久了?大嫂不让你抽啊?”

    王队抬起下巴,用鼻子孔对他吹了一口烟气,瞪眼道,“你小子还不懂,等你结婚以后想要孩子,你就明白了。”

    “切。我可不想结婚,一个人多快乐、多自由啊!”

    小警察下意识搓了搓小拇指上的戒指,白色的戒指被他擦的锃亮反光。

    小拇指戴戒指,是终身不婚的象征。

    王队抽了口烟,似乎在追忆过去,他摇了摇头,说道:“话别说那么早,两个人在一起的快乐,一个人根本感觉不到。”

    “得了吧,王队。”小警察没好气地打断王队的话,“我可不想向你一样,抽烟都得偷偷地抽。如果非得这样,我宁愿不要两个人的快乐。”

    听到小警察这话,周围一些年纪大的警察对视一眼,默契地笑了。

    年轻啊!实在是太年轻了!

    也就年轻的时候可以斩钉截铁地这么说,四十岁以后还能这么坚持,身体没有问题…那你怕是要出柜了吧!

    “王队。”

    身后传来一声像布谷鸟一样清脆的女声。

    顺着王队的视线,入目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逃走报警的那个女生。她风风火火的,短发随风而起,颇有一番英气:

    “有没有发现其他人?”

    之前那个贼眉鼠眼的小警察摇摇头,告诉她,“没有,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恐怕…”

    小警察话没有说完,但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从女生那里他们已经知道这次要抓的是谁。

    外号,毒蛇。

    政府S级通缉犯。

    曾经四次逃脱警方的追捕,擅长隐藏和偷袭,手段异常凶狠。

    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和这样的杀人犯斗?

    凶多吉少啊!

    “恐怕什么?”女生追问道,她看到大家沉默不语,不由得急了,“你们答应过我,一定会把他救回来的!你要是不帮我把他找回来,我就呆在这不走了。”

    “去去去,别在这捣乱。”

    王队叹了口气,他掐断手中的烟,被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吵的不耐烦了,“你不赶紧回京城,还想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吗?”

    “赶紧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们办案。”

    王队没给女生反驳的机会,他给小警察一个眼神,让小警察赶紧把女生送走。

    小警察收到命令,一丝不苟地执行,毫不怜香惜玉地拉着女生往外走,也不管她如何叫疼、如何控诉。

    “好了。”王队松了松肩膀,“烟也抽完了,该开始工作了。”

    他随意往东走,来到一面墙面前停了下来。墙上有一个大洞,像蜘蛛网一样的裂纹,密密麻麻地分布在墙面上。

    他把手放在墙壁上,闭上眼睛。

    刚回来的小警察有些摸不着头脑,“王队他这是在干嘛呢?”

    他是刚被调到这个队里的,对具体的情况他还不熟悉。

    “他破案呢。”

    说话的是队里的法医,他满脸皱纹,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

    小警察眨眨眼,“像木头人一直站在那里怎么能破案啊?”

    队里的法医无奈地摆摆手,“你不能以常理看他…”

    话音刚落,王队睁开了眼,开口说道:

    “力道九百五。”

    “一击即中。”

    “漂亮的回旋踢。”

    记录官马上拿笔记下来王队的话。

    小警察更困惑了,“他这是?”

    法医仰起脖子,示意小警察看下去。

    王队棕色的瞳孔开始放大,他似乎灵感来了,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下一个地点。

    地上有一处光滑的平面,这平面光滑的不均匀,好似曾经有什么东西覆盖在上面一样。

    王队摸了摸下巴,继续说道:

    “左腿受伤。”

    “单脚而立。”

    “攻击从天而降。”

    “无法躲避。”

    “左肩受伤。”

    “反手一击必杀。”

    “接下来…”

    “这家伙…”王队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在鞭尸?尸体在哪?”

    王队回头看了一眼另一个角落,他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他双眼睁开,两只眼珠子炯炯有神,好像在闪闪发光。

    “ph值偏碱性。”

    “空气里无机盐超过正常值八倍。”

    “这个味道是血红蛋白的味道。”

    王队眼睛死死地盯住前方的一点。

    垃圾箱。

    那里摆着几个大袋子。

    空气里隐隐约约地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次我们碰到大案子了。”

    王队向前一招手,示意大家一起往前走。

    “这到底怎么回事?”小警察谨慎地在前面开路。

    法医笑了笑,说道,“来之前,你应该听说过我们是破案率最高的团队吧!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破案率这么高,这全都归功于我们的队长王队。他有一双慧眼,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说他是在世的福尔摩斯,毫不夸张。”

    “福尔摩斯?”小警察张了张嘴,有些想笑。想象中的人物哪有可能在现实里出现?这法医怕是昨天酒喝多了,到现在还没醒呢。

    一群人安安静静地往前走。

    越往前走,空气中的气味越来越浓。

    到最后几乎是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王队从兜里掏出一个手套,戴在手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小警察,问道,“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啊?什么心理准备?”小警察一愣,有些莫名其妙。

    王队轻笑一声,他看着地上的黑色袋子,问道:“你猜这里面会是什么?”

    “垃圾呗。还能是什么?”小警察挡住自己的鼻子,不想吸到臭味。

    王队看了一眼小警察,摇了摇头,“错了。一个很少有人经过的地下通道里,会有这么多的垃圾吗?”

    “嗯?”小警察也意识到这一点,他立刻感到头皮发麻,“那这是什么?”

    “正是你想的那个东西。”

    王队给其中一个黑色袋子打开一个小口子。

    袋子里突然掉出来出一只手。

    王队打开一看,内脏全在里面,心、肺、胃、肝、脾、肾、肠…应有尽有,数不胜数。

    “luoe----”小警察吐了出来。他的呕吐物,泛着酸酸的奶馊。

    王队认真地翻了翻,一个袋子里只有一个头。他数了数袋子。

    “十个人…”

    “好家伙…”

    “就算是反击,这也太过头了吧!”

上一章 :2 咳咳 返回目录 下一章:2 63.要去录制:做家务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