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少年肩头

作者:

徐远书

    徐扶苏踏过自家院门后,就感觉脑袋浑浑噩噩,看到府上的老仆役在端盘子放在前堂的饭桌上。

    老仆役扭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徐扶苏,和蔼道:“扶苏回来啦,快快来吃饭了。“说着伸出手招呼徐扶苏,“别愣在哪里了,快坐下吧。老爷和夫人马上就来了。“

    “嗯,好。“徐扶苏点点头,一路小跑到他的面前,随便挑了个座位就坐了下来。

    徐扶苏俯下身子,闻了闻餐桌上的可口饭菜,其中还有母亲最擅长的桂花鸡。

    徐扶苏按捺不住嘴馋,刚想要伸手去抓鸡腿,手伸到一半就被突如其来的筷子来了个结实的触碰。

    吃疼的徐扶苏睁大眼睛想要看看“来者何人“,却惊讶的发现一位温婉贤淑的女子正坐在他的对面,而女子就是徐扶苏的母亲。

    站在他母亲身后的俨然就是徐芝豹了。被两个人似笑非笑盯着的徐扶苏下意识的打了一个颤,然后又嘻嘻笑笑:“娘!扶苏肚子饿了呀。“

    “那也得等。“蒋婉故作严厉,严肃的说道。

    “行了,人都到了,我肚子也饿了。夫人用餐吧。“徐芝豹适时出来打断蒋婉,知妻莫过夫,要是让蒋婉开了话口子,这晚饭估计得凉一半。

    他的眼神晦涩的望了望徐扶苏和老仆役,又邹了邹眉头。另外两人随即心领神会,马上就都开口。

    “娘,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夫人,这饭正热乎,这时候吃是最好的。“

    蒋婉见状,无奈的朝罪魁祸首翻了一个白眼,轻哼:“吃饭吧“,对徐芝豹冷颜寒霜道:“我做的桂花鸡,鸡翅和鸡腿你都没有份,一份给老徐,一份给扶苏补补身子。“

    徐芝豹本来神情怡然自得,暗暗自喜媳妇吃亏,没想到情况急转而下。

    年至中年的徐芝豹脸黑的仿佛吃了屎的一般难受,此时,徐扶苏和徐晃已经开动了,一人两只鸡腿,另一个则是两个鸡翅,皆是不亦乐乎。

    晚饭时间匆匆过去,徐扶苏离桌前喊上了老仆役徐晃,说是去后院散步聊聊天。

    徐晃破天荒的也没有勤快的收拾碗筷,得到徐扶苏的眼神示意后,果断撤出前堂。只是徐晃和徐扶苏离开时,徐晃分明见到自家当家眼神里的幽怨。

    两人投去爱莫能助的目光,纷纷溜到后院。至于后来发生什么,就不管他们两个的事情了。

    两人在后院闲庭信步,徐扶苏目光悠远,望向北方,突然问道。“徐叔,你说这天下还能太平多久?“

    徐晃被徐扶苏一问问住,又想起昨日和老爷秘密的交流,徐晃苦笑:“怕不久矣,北境突厥有饿狼之势,南疆野蛮近年又蠢蠢欲动,由原来大小部落分均抗衡到现在大有拧成一股绳的状况,骊阳的现帝又年岁已高,太子至今下落不明。国心一日不安呀。“

    “想必,父亲也快要被宣召入长安了吧。“徐扶苏眼神低敛,让人看不出他心里想着什么。

    徐扶苏思绪飘远间,记起儿时好玩,跑到过父亲的议事堂。

    只记得父亲当时跪拜在地,小心翼翼的接过一个红蟒服,脸色苍白如纸的男人手里呈金的卷子。后来,徐扶苏才知道,那是一朝主宰的诏书。

    父亲也是那年被革去官职,交还兵权。离开中都时,父亲仅带了三人,也就是他们。而父亲麾下的部下,诸多将领都愿意陪父亲南下安养天年。

    朝廷又怎么会让他们继续跟着父亲南下,责令让他们继续督守北突厥,而仍有心思倔强的将领不愿意听从。

    徐扶苏记的很清楚,那夜他坐在马车里,躺在父亲的怀中,在途过城门时。他分明看到城墙上,一颗颗人头落地!

    父亲徐芝豹冷冷的一言不发,双眸里充斥漠然和看不透的深邃。徐扶苏自小比常人心思多一窍,许多别人想不明白看不明白的事情,他都可以一眼看穿。

    几年来,通过在徐晃哪里旁敲侧击得知的情况。徐扶苏并非傻子,通读史书的他也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功高震主!

    这般年来,北突厥气焰嚣张,看中的便是他父亲被释权南放。军中无主将,谁又能挡?中都血债,又谁来还?自幼对他尚好的叔叔伯伯们的头颅又是被谁砍去。

    徐扶苏不知道他父亲的心思,但他不甘!

    徐晃站在一旁,静静的陪着徐扶苏,徐扶苏的脸色只是越来越暗沉深邃,眼里戾气四溢。徐晃轻喝一声:“徐扶苏!“

    被徐晃打断的徐扶苏,回过神来,致歉道:“徐叔,是我魔障了。“

    徐晃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少年郎的肩头本就当满是美好的事物,什么家国仇恨,什么,都不要急。先挑起来清风明月,杨柳依依,草长莺飞。“

    徐晃说完,背过徐扶苏,佝偻的身躯一步步走出后院,“老仆去收拾一下碗筷。“

    徐扶苏站在身后,望向那渐行渐远的萧索身影,咬牙说道:“扶苏定让诸位叔叔伯伯,不辜春秋同袍义血。“

    徐晃前行的脚步顿了顿,只察觉双眸有些模糊。但又继续朝前走。

    他低头喃喃:“怎么又让这春秋的沙子,迷了眼。“

    暮夜,万家俱籁,万家灯火也逐也一盏少一盏,又有多少人回顾茫然,不知所处,难眠。

    徐家院落里的一房,灯火灼灼。

    徐扶苏伏在案前练字读书,待到他把功课习完,悄然把锦囊取出打开。里面是一张白纸纸条,徐扶苏把纸条展开,好奇其中的内容。徐扶苏心头一凛,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纸上有一行字,徐扶苏只看了一眼便闭目不在看,将纸条吞咽到肚中。

    伴着水强行喝了下去,徐扶苏嘴角轻勾:“先生知我。“

    书轩里,月光透过纱窗进入屋中,叶宣站在窗口抬头望月,不知在思何人何事。赵晓同样爬在窗上,开口:“先生,今晚的月亮好美。“

    叶宣敷衍的回应了几声:“嗯。“

    就在赵晓想要询问叶宣在想什么时,叶宣突然低下头,对他说道:“小曲儿,想当皇帝吗?“

    “啊?“赵晓被叶宣问懵了,赵晓爬起身,踮起脚勉强把手臂放到叶宣的额头,又放自己的额头。偏头不解的说道:“是你犯迷糊了,还是我没发烧了。怎么?叶宣,你要造反呀。“

    叶宣笑而不语,悠然道:“你又怎么知道你不能当皇帝呢。“

    赵晓小心翼翼的说道:“哪个啥,你可别瞎说了吧,在书轩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了。可别说出去让人笑掉牙,更别逢人就讲。到时候被官府抓了可就不得了。“

    “好。“

    相隔不远的户部巷里,陈世墨家中,本该早早熄灯歇息的陈世墨还端坐在案前读书,只是父母都在邻边的房子里。

    他没有大声读书,默默的将书上的字一个不差的抄在纸上。书是叶先生借的,平常人家要想读到书实在是困难。抄到后半夜的他,手指已经有些发酸酸痛,但陈世墨坐姿仍旧端正有态,一丝不苟。

    叶先生给他的锦囊上写的是一句话,他很喜欢。

    “一生惜墨如金。“

    少年肩头,无关风月。

    少年肩头,各自怀梦。

上一章 :第四章 儿时戏耍街巷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六章 长安非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