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龙庭潭钓鱼

作者:

徐远书

    烟雨最美是江南,江南最美是女子。

    匆匆一瞥,动人亦是留人。不知多少男子,被那江南女子的吴侬细语勾魂心窍入几分,被那雨中伞下佳人,从此便对江南多了几分留恋。

    徐扶苏脑中诸多飞绪一股涌上,不曾想深夜和赵晓在蜀中城其他小巷游荡闲暇时,参差几千户,赵晓愣是点点,选到了一户人家,叫嚣着让徐扶苏趴在高墙上,瞅瞅里面是何等光景。

    本是无聊寻求打发时间的玩笑,到头来变成了偷窥的闹剧。幸好哪户人家的“千金”似乎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她家里长辈。若是被人揪了出来,后果可不是父亲的训诫那么简单了。

    徐扶苏一闭目,满眼都呈现少女的容颜,忽然记起那天翻围墙时,赵晓颤颤巍巍的帮他踮起脚,“扶苏,你看完没呀。是见到了未来媳妇了?你再不下来我就扛不住了。“

    要是一语成箴,徐扶苏很是不要脸皮的自顾自言道:“甚是极好。“

    待到一行人到了城外,过了驿站驾马走山路,经过了偶然一面后的徐扶苏心不在焉,一路上话也显得少。陈世墨本就不爱说话,但也兴许是被恶心上了头,是不太高兴。

    赵晓倒是睡的安稳,无论马匹如何颠簸,自如泰山岿然不动。可见睡觉的功夫是修炼的炉火纯青了。

    等到马车停下来,徐扶苏抬起那双狭长的丹凤眼,轻轻眯了眯眼前的高耸入云的山峰。在徐扶苏的记忆里,蜀中城外数里有一座名为关山,想必这就是了。

    叶宣熟捻的驾马停车,一气呵成。给人温煦随风的青衫儒生率先下了车,不忘叮嘱他的弟子们:“该登山了。“赵晓在马车停时便醒了,陈世墨倒是抢着先下了马车。叶宣见此一幕,指着赵晓笑骂道:“小曲儿,待会记得去水潭边记得洗干净屁股。“

    陈世墨没有理会尴尬局促的赵晓,径直下了马车后走到徐扶苏的旁边,虽然面若含霜,可与徐扶苏并肩时。这位不善言辞的二师兄笑了起来,笑着跟徐扶苏说道:“其实没有那么臭“。

    徐扶苏幸灾乐祸的调侃道:“这常年住在茅厕里头的人,久了都觉得臭豆腐也不臭。“

    陈世墨哑然失笑,两人大笑。被先生“训诫“的赵晓一溜烟的跑到两人跟侧,“你们两个笑啥呀?“

    “没笑啥。“

    赵晓皱起眉头,嘟起嘴,气恼的转过身朝那青衫先生吼道:“先生,大师兄和二师兄欺负我。“

    叶宣双手笼袖,将他的话置若寡闻,沿着山路走了上去。

    一路上,赵晓话变的多了起来,一会儿问“先生,我们去哪里钓鱼呀?我们啥都没准备怎么钓鱼呀?“

    “龙庭潭“。

    走在最后面的陈世墨扭头和徐扶苏搭话道:“真龙潭,听闻老一辈的传闻是一座有真龙坐镇的水潭。故此而得名。“

    徐扶苏笑道:“真龙不真龙的,无所谓,只要能钓上鱼就行。“

    “实在!“陈世墨竖起大拇指,毫无水准的“吹捧“。

    “世墨呀,你这功夫还练不到家,赵晓就不错。“徐扶苏故意板起脸,严肃道。

    山路狭长而远,一先生三少年郎,一路笑言,倒也走的勤快。山水一程,不刻就到了真龙潭。

    快临近真龙潭时,众人皆见到繁茂葱绿的竹林中有一所屋舍。叶宣站在屋舍门外,扯起喉咙就是大喊:“刘老头,出来!“

    叶宣话语刚落,屋舍内就传来一道不爽的男声“喊什么喊,没见你刘业大爷在睡午觉吗!”

    听闻屋舍里彪悍的回应,除了叶宣外的三人,脖子都不得一缩。屋舍的主人实属于脾气有些暴躁。

    叶宣也不甘示弱,继续扯拉嗓子冲屋舍骂道:“少说废话,老头快出来!”

    “来了!来了!”,屋舍中走出一个头发灰白,一身干净粗布麻衣的老人,面色不悦。

    显然是叶宣的造访打扰老人的休息了。

    “我说你又来干啥呀”老头刘业不安好气。

    “来钓鱼,老头。”叶宣笑言。

    “哦?”听到青衫男子是来钓鱼的,老头收敛起表情,一本正经的绕过叶宣,打探了站在后面的三个人。眼光锐利的扫过,但在见过三人后,老头怔怔无言。

    许久,他才叹了一口气“叶宣,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当下,只有叶宣一个人听得懂老头的话,其他三人都是一脸疑惑。

    刘业揉了揉睡眼,撇下一句:“你们跟我来。”

    一行人跟着刘业移步至水潭边,水潭幽深不见底,众人在离水面高十数米的半悬空的小崖边停下。刘业席地而坐,伸手从一旁拿过放置已久的鱼竿,仅见鱼竿由竹木为体,前端绑有一根毫发粗的细绳,但绳上却无诱饵。纤细的绳子,薄脆的竹木,没有以蚯为饵竟是要钓鱼。

    而环顾四面,只有一把鱼竿。难道是要他们五个人轮流着去坐在那里钓鱼?

    就在叶宣三位弟子疑惑间,恍然不觉山中浓雾渐起,短短片刻就是淹没真龙潭周围。赵晓年龄最小,心思最为敏感,天地发生变动时,就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朝三人方向凑过去。

    坐在地上钓鱼的刘业扫过三人一眼,“还在那愣着干啥?”

    徐扶苏望向叶宣,有些不解。叶宣知道徐扶苏看向他,叶宣宽慰:“无事,这是你们的机缘,为师在山外等你们。”

    叶宣走出浓雾,消匿身形时,留下一句“钓不上鱼,可出不来。”

    三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安然坐了下来,可问题是这没有鱼竿怎么钓鱼?

    “自己找法子钓鱼,钓鱼若只是限制于鱼竿,那就不是钓了。”

    刘业一顿云里雾里的话,三人都是不解,但三个人都分开坐在不同的地方,思索方法。

    赵晓心思机灵,小步跑到刘业跟前:“刘爷爷,你这鱼竿能不能借给我?”

    刘业翻了一个白眼,瞥了瞥这只小鬼头:“不能。”

    “刘爷爷,你这鱼竿没饵没勾,就一条绳子,怎么钓鱼?”赵晓见刘业不答应,就想换个法子,骗骗老头想套点法子。

    陈世墨和徐扶苏都在一旁静声不语,小师弟的性格捣蛋精怪,而刘业性格也不像斤斤计较的人。两人也就没有去理会赵晓。两人一样在等刘业的回答。

    不料,刘业浅笑:“我刘博文钓鱼,自然是愿者上钩!”

    刘业话语一落,龙潭似乎因此收到了某种气机的牵引。赵晓,徐扶苏,陈世墨三人,都有斗转星移的感觉。仅仅呼吸一瞬间,三个人都分别换了一座天地,天地还是那个天地,大致上并没有不同,却不相同。

上一章 :第七章 烟雨江南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 紫气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