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紫气东来

作者:

徐远书

    徐扶苏坐在崖边静心思索钓鱼的方法,同时不忘偷偷听赵晓和白发老翁的对话,但片刻间一切都遁入寂静。等徐扶苏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空无一人。

    他慌忙站起身,想要顺着山路走下去。

    谁知当靠近周围突然升起的白雾时,一股神秘的气机将他击退。徐扶苏伸手触碰,试图感知白雾的“不同“,果然不出他所料,这阻挡视线的重重浓雾犹如被人打上的一面墙。

    徐扶苏回忆起师尊临走前留下带有的话,如果不出所料,这也是师尊的安排。扶苏慌乱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转念一想:“不知道赵晓,陈世墨他们怎么样了。“

    不过当下,摆脱困境,完成考验最为重要。

    “下面只有一个水潭,周围先前找过了并又没有钓鱼所用的,此处又被白雾所笼罩。“徐扶苏心想时,他缓缓走到崖边,低头朝下看去。然而水潭静谧无息,少年眉头紧锁,“不应该是死局。“

    犹豫一番,徐扶苏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只见一袭白衫长袖的徐扶苏果决的从崖边跳下深潭中。

    “扑“浪花溅起,又迅速匿没,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深潭下的天地要远比在崖边上观望的要不同许多,佛家曾有芥子一说,亦有掌中佛国的存世。皆是收纳天地的大神通,思虑至此,便暗自下了决定要去那西北塞外,见见真佛。收回心神的徐扶苏纳气憋气,在深潭水里寻找过往游荡的鱼的痕迹。

    让他失望的是,待到水面平稳,也不见有鱼儿的踪迹。潭下的空间,空荡且神秘,仅仅只能够凭借微弱的光线去勉强看清环境。

    徐扶苏暗自疑惑:“难道是动静太大,把鱼都惊跑了。“

    昏暗中,“咕噜“,夹杂一声迅雷般的动静引起了徐扶苏的注意。他转身望向深潭某一处被黑暗遮挡住的虚空,一小粒白光朝他的方向袭来。还不待徐扶苏将手格挡在身前,来势冲冲的小粒白光便出现在他眼前。

    是一只......乳白的胖鱼?

    胖鱼滚圆的鱼目上下打量着徐扶苏,徐扶苏狭长的丹凤双眸一样惊奇的看着这个有灵性的小生物。

    就这样一鱼一少年两两相视。

    过了一会,胖鱼好像是认可了他,竟然绕着欢快的他游了起来,小尾在身后轻轻摆浮。这时,徐扶苏才注意到乳白色的胖鱼鼓起的肚子扁了下去,皮肤上的乳白也渐渐褪去成了淡紫。而随着胖鱼绕旋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徐扶苏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漩涡的力劲将徐扶苏朝潭面冲去,而在他的身前有一层淡淡的薄膜护住他。徐扶苏安然落地后,立即看向深潭,却久久不见胖鱼的踪迹。

    徐扶苏试探的喊了一声:“胖鱼!“

    言语刚落,寂静幽深的水潭瞬间沸腾,庞大的漩涡席卷了囊括了整个深潭。一小撮白光一闪而逝,“轰“,一尊淡紫色的庞然大物破开水面。

    突然其来的变故,惊吓到了徐扶苏。徐扶苏瘫坐在地上,望着立在身前的一头庞大的紫蟒,语无伦次道:“胖......鱼?“说完咽了咽口水,这也太大了。

    紫蟒温顺的低下头蹭了蹭徐扶苏,感受到紫蟒在脸上留下的点点水渍和它的善意不知为何,当徐扶苏第一眼看到胖鱼时,就有一种莫名的善意和牵绊。徐扶苏也抬起袖口,伸出白暂的双手抵在紫蟒身上,心意相通。

    庞大的紫蟒刹那间变成了一道紫气,涌入徐扶苏的眉心,白衫长袍也被渲染顷刻变成了淡紫色。

    紫气东来,一时间气象恢弘!

    骊阳天下的武当山,真武大殿,一个身着道袍,在蒲团打坐的白发长须的老者突然感觉大殿震动,老道人睁开眼望向大殿正中的真武大帝神像,似有所思。他行指掐诀,口中默念,恍然大悟,身形一闪。

    老道人便出现在武当后山的莲花池中,负责看守莲花池的老道人最小的弟子,是一个四岁大的幼童,名为张道灵。

    幼童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莲中位于最高位的一只金彩莲花,此前莲花溃败枯朽,而此时莲花竟然有生机复苏的征兆。

    老道人抚须不言,但是少年见到道人眼里满是喜悦。楚灵满心疑惑,跑到老道人跟前,开口:“师傅,莲花活了诶。“

    “嗯,总算活了!“

    老道人低头看了看这位“最得意“的弟子,开怀大笑,说出了一连串少年当时都听不懂的话,但是最后一句他时隔多年见到了那个男人,才知道师傅的深意。

    “我不见真武,真武自见我。“

    “武当当兴!“

    徐扶苏在浩浩荡荡的紫气环绕中,隐约间见到一尊高大的巨人屹立身前,可他想要奋力看清楚容颜却被层层遮掩,迷迷糊糊间昏沉睡去。

    龙庭潭上,儒衫白发的老者被徐扶苏身上显现的气象吸引,轻轻挑眉,“你这个徒弟福缘当是不浅,竟然得到了它的认可,这座天下唯一的紫气东来皆让这小子一人独享了,这让以后的年轻俊杰们该怎么办?“

    说着说着,刘业笑颜:“天下也唯有你的弟子有所资格了。“

    叶宣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身后,一袭青衫恰少年的面容让白发老者心里头还是膈应了一番,“他娘的,怎么就长了这般惹女人喜欢,大弟子更是不相上下,甚至青于蓝。世道呀!“

    “好好说话。“叶宣眯起眼瞪向刘业,随后叶宣淡然一笑,“恐怕难以望其项背,紫气东来,天地间的压胜物都有自己的灵性,更何况跟了那个人这么多年,这是它的选择。万般不由人,你说是吧。“

    “你说是吧?大将军。“叶宣突然扭头,刘业一样看过他的方向,虚空中一道人影显现,赫然就是徐扶苏的父亲,徐芝豹神情冷漠,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徐芝豹走上前,蹲在徐扶苏的身旁,他先说道:“真武?他老人家真闲呀。居然来我徐家了。“语不惊人死不休,若是此话让别人寻常人家听到了,莫说嫉妒,怕是眼都要红。

    叶宣抖擞袖子摇头失笑,实在对于白袍大将军的话语,实在是无言以对。春秋,那个乱世,是他所错过的。

    刘业那老头更是吹胡子瞪眼,不料白袍中年人淡淡瞥向他,不等他开口,刘业一时间立刻说道:大将军说的对,大将军说的好。“

    徐芝豹微微一愣,还是朝刘业鞠了一躬:“多谢先生。“

    “他就一个抓龙的,和看门的。“叶宣在旁调侃道,然后看向徐芝豹说道:“大将军,我明白你先前不愿让扶苏习武,希望徐家出一个真正的读书种子。可......“

    就在叶宣要继续说下去时,徐芝豹霸气的反问道:“读书人就不能练出个天下第一了?“

    见徐芝豹不再膈应此事,叶宣放下心来,虽然吃了一憋,可这个青衫男子心头却是舒畅了。

    “得,老子不跟你们两个人多叨叨了,一个天下第二,一个假三圣,我天下第三很没有面子呀。我去看看那个只会读书的臭小子怎么样了。“

    刘业说完,扭过身去,头便耸拉了下来,似睡非睡。

    “假三圣?我怎么没听过?“徐芝豹突然问道。

    叶宣罢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上一章 :第八章 龙庭潭钓鱼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关山点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