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关山点酒(上)

作者:

徐远书

    “嘶“,徐扶苏迷迷糊糊间苏醒过来,待到他意识清醒时,最先进入视野的还是那一袭青衫。

    “师尊。“

    叶宣停下忙活,抱着一坛酒的他朝那个依靠在凉亭亭椅上的少年郎微微一笑,“醒来了?“

    “嗯“徐扶苏轻轻摇晃了一下脑袋,起身坐到石凳上,一手扶住额头。

    “那个东西?“

    叶宣把怀里的酒坛放在桌上,将四张酒碗摊开分别放好,悠然说道:“紫气的来历你师尊我也弄不清,但凡是天地间拥有大气运的人都或多或少拥有一份压胜物。类似于年岁春节时的压岁钱一样,压岁钱镇的是一年的福运,而它则是镇住你的气运福运。“

    “既然拿得到,就没有放下的道理。它选择了是你,心安理得要了便是。“叶宣一只手撑住脸,看向同桌对面的俊美少年郎说道。

    徐扶苏如释重负,他张了张嘴,有些问题想问但又有所顾虑,最后他还是下了决心去问眼前的青衫男子“先生,这江湖游侠儿,和传说的大内高手,都是修行练武的人,还听闻西域有大佛,南海有观音,更有剑客御剑。“

    “先生,我想修行!“

    徐扶苏目光灼灼的望向青衫男子,后者似乎并不惊讶,不缓不慢的说道:“修炼一途,天下分为四家,四家殊途同归,境界有些许不同,儒道佛各为一家,道家修行按筑基,金丹,合道,指玄四境,儒家修行与道家极为相似,只有中间两个境界有所差异,儒家基础也为筑基,再是金屋,塑神,天象四境,佛家则是筑基,金身,金刚,舍利四境。第二家是实力最强,而修行最为不易的武道境界,武道则是将三家混合,筑基为底,先修佛家的金身境,再到儒家的塑神境,最后便是道家的合道境,自此便是肉身成圣。还有另一种由四家中出来,却独立之外的剑道尚且未有人能分出境界。“

    “江湖中能人不少,修剑成道的人也不少,不过这些风景都是你自己以后入了江湖才可能看得到的。“叶宣见解释的足以详细,便适可而止,对于还是少年的徐扶苏来说,讲述太多反而可能会眼高手低,这是大忌。

    徐扶苏从头到尾仔细听了一边,似乎对那座陌生的江湖和天下有了些了解。打小没有出走江湖的少年郎此时也对那座最由人说道,传闻趣事的源头,江湖有了兴趣。

    但随即想到父亲自他小时候,便没有跟他提起过任何修炼的事情,而隐隐约约徐扶苏也能感受得到父亲的心思,不愿意让他修炼,少年郎忧愁不已。

    见到徐扶苏心情变的低落,叶宣又说了一些隐秘,“你父亲不希望你修行,自有他的道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既然我跟你说了这些,开了头。那么就是大将军默认的。“

    “但扶苏你可知道修炼一途,上了道叩了门,就不是那么好回头的了,你真的想清楚了?”

    徐扶苏眼神坚定的与叶宣的目光对视,斩钉截铁道:“想清楚了!“

    “嗯。“叶宣拍拍自己的衣衫,站起身,转身眺望远处天地山川。凉亭居于山顶,视野自然是极好的。

    背过徐扶苏的叶宣开口言:“跟我去接接你的小师弟们。“

    “好!“

    叶宣衣袖一挥,天地辗转变换。见识到自家先生一手本领,徐扶苏心里颇为羡慕,知道这是转换天地的本事,而先生的境界又是如何呢?恍惚间突然记起先生说书,并不是每天都有客人来听书。打赏的金钱时多时少,全看运气好坏。说的让那些官宦家里子弟心悦,打赏的钱就多些。当然一些富贾,豪绅家里的女眷慕名而来,全是被他家先生不世之颜吸引。常有先生讲到动情处,一眸一笑,皆有读书人的风采。不过先生向来讲故事是没得技巧,虽然口齿清晰流利,但情感始终是有所欠缺。好在大部分人,都是仰慕先生,或是钦佩于先生道理所高。

    在柳叶巷多年,也不见得有恶霸地痞前来捣乱,路过的官人无论职权大小,都喜欢来书屋讨杯水喝。先生也和和气气,吩咐他和赵晓等人去端茶送水。先生过的日子清贫,徐扶苏是知道的,偶尔蜀中城里那位官职变迁,有新人上任。有的新官听闻先生儒道高雅,学问不凡,尝有送礼,补恤金钱。

    先生每遇到哪些奉承的新官吹捧送礼,面上神色如常,但心里是不屑,即便他人再三请求收下。先生都会坚持婉拒。

    父亲的名声倒是不显,似乎从父亲离开中都京城开始,关于父亲的事情都销声匿迹起来,蜀中城里的人这些年都只是把徐家当成一个从外地迁移定居的富贵地主豪绅。所以自打他记事来,徐家一直都门可罗雀,冷冷清清。

    而蜀中城里的官员都将徐家的府邸视为空气,即便知道府邸里住的是什么人,却也没有胆子来。

    先生如此作态,自然少不了薄了他人的面子,不过倒是没有哪位不长眼的冒犯。徐扶苏唯一记得先生送给陈大娘儿子的那本书。

    书皮古朴,纸张微皱,那陈大娘欣喜接下先生送出的书籍,拉着陈世墨就让他对先生叩头。陈世墨先是抱拳以礼,而后又跪下磕头,其声绕梁.......

    思绪如光,辗转变换,叶宣和徐扶苏就落在了一处天地里。徐扶苏视野里头多了一个小不点,正是赵晓。赵晓手里比他多了一只鱼竿,此时正在架着那只鱼竿,坐在崖边老神自在的哼歌,没有半分着急。而他和先生躲在云幕后面看着。

    突然!赵晓手里的鱼竿触动了,不仅是叶宣和徐扶苏,在打坐发呆的赵晓也察觉到了鱼竿的动静,立马双手紧紧握住鱼竿。

    赵晓只觉得手中的鱼竿变的有千斤重,他吃力的提着鱼竿,小脸憋着一团。赵晓无论怎么使劲都拽不动鱼竿,他也不愿放弃就死命的拽着鱼竿,他尚且娇小的身躯被一点点的拖动。眼看他自己就要被扯到崖边,赵晓死死的咬牙不松手,“给老子起来呀,呀!“

    在云幕后的徐扶苏看着小乞丐如此吃力,唯恐担心小乞丐出现事故,他焦急的想让叶宣打开云幕。叶宣罢了罢手:“有些东西,得靠自己去争。“

    见叶宣没有行动,徐扶苏也并非愚笨,当下也领会到了叶宣的用意。他安下心站在一边默默注视。

上一章 :第九章 紫气东来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一章关山点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