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关山点酒(下)

作者:

徐远书

    就在赵晓力有所歹时,手里的鱼竿传来的劲道突然一松。赵晓见机后仰,用力一拔,自潭中发出一记闷响,一道黝黑闪电在强劲的力道下被拉住急窜上天。

    躲在云幕后的两人先见到鱼竿上挂着一条黝黑如墨的大鱼,尾似鸱,头出隆起小包。它在空中剧烈的挣扎扭动。

    赵晓立即扑了上去,拽住鱼线不让大黑鱼从新回落到谭中,而在谭中凶猛跋扈的大黑鱼在被拎出深潭后变的异常的平静。

    赵晓毫不留情的把大黑鱼摔倒岸上,就在赵晓想要把鱼揣到怀里时,大黑鱼身躯一曲,瞬间弹射到空中,徒留目瞪口呆的赵晓站在原地。

    好家伙,感情先前一直在装着。大黑鱼咕溜溜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孩童,鱼嘴微勾露出侧角的点点利齿,似乎在讥讽孩童的心思单纯,被它玩弄。

    突如其来的变化,赵晓一时间呆愣在原地,就在他以为到手的大黑鱼要跳回潭里。一只手早已在半空中等待许久,大黑鱼跳到半空,正乐呵的讥笑发愣的孩童,丝毫没有注意头上。

    嘚瑟劲还没完,大黑鱼终于注意到了头上的“黑影“,越来越大,直到笼罩住它。内里乾坤中,大黑鱼奋力的翻山倒海,也逃不脱那一只手。

    “先生!“赵晓认出来人后大喊,一袭青衫浮在空中,单手如钳子般紧紧的扣住大黑鱼,仍由它怎么翻腾都挣脱不出五指。

    叶宣落地,伸手摸了摸赵晓的小脑壳,对着手里的大黑鱼笑道:“好家伙,威风不减呀。“

    本来剧烈反抗的大黑鱼顿时如同木雕,僵硬了一会,竟然软趴趴的躺在叶宣的手里,眼神灰溜溜的望着天空,不知在看什么。

    “小师弟,你这个大黑鱼有灵性呀。“躲在云幕后的徐扶苏也缓缓走出,对着叶宣手里的大黑鱼津津乐道。

    赵晓见徐扶苏双手空空,以为后者没有钓到鱼,当即摆着胸口说道:“有没有灵性,小曲儿不管,这么大的大黑鱼肯定够我们四个人吃了。“

    躺在叶宣手里的大黑鱼,听到了赵晓的话语,下意识抽了抽,但是它没有反抗。似乎认命般只呆呆的望着天空,生无可恋。

    赵晓的一番话把叶宣和徐扶苏都逗乐了,叶宣招呼两人,顺手间不知从哪里取来了一只鱼篓,将大黑鱼放了进去。“我们去世墨哪里看看吧。“

    赵晓跟在两个大个子后面,先生最高,然后是大师兄,赵晓最小但话最多,“先生,这潭里肯定不止一条鱼吧,我们可以再钓钓,肯定还有更大黑鱼一样大的,我们一天一只,没准后几天的晚餐都有了。“

    徐扶苏点点头,伸手叩打赵晓的额门,玩笑道:“就你的鬼点子多。“

    大黑鱼:“........“

    云幕中闪现出一道门,师徒三人跨过,便出现到世墨所在的地方。

    让众人惊讶的是,世墨所在的真龙潭,居然满地都是书。在一块大石上,身穿麻衣粗布的陈世墨闭眼睡眠。随徐扶苏,赵晓三人的到来,在第一步踏到地上的书时,陈世墨就眉目微动,悠悠醒来。

    望着三人,陈世墨恍如隔世,一时间竟然木讷依旧保持原状,两颊微红,好似喝了大碗酒的醉汉,睡眼朦胧。

    陈世墨站起身,身子在石头上摇摇晃晃,站在不远处的三人清楚的听到陈世墨喃喃自语:“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顷刻间,一道金色的清风自他的袖口中飞出,似清水从流,循声长啸。吹过不远处的三人,春末夏初的焦灼气息都被随清风逝,徒留一地清爽。而陈世墨又立即盘坐像老僧入定,无言无语。

    好一个翻书风,好一个醉书读书人,我见书山似醇酒,料书山见我如是!

    ----------------

    沉睡不知千秋的陈世墨在说完那段话后,便彻底苏醒了过来,与先前的醉汉判若两人。简单的寒暄几句,叶宣破开幻境,一路上跟尚且不知何为的陈世墨和赵晓解释了此番天地的变幻。

    天地辗转变换后,又回到了关山凉亭。此时的龙潭在山下,瀑布的水潺潺而流,落入水中,轻脆入耳。凉亭中,一袭青衫,一道白袍,一介粗布麻衣,一小孩郎。

    陈世墨听了徐扶苏和赵晓对幻境里的发生的事情描述后,一阵后怕,年岁尚小的陈世墨担心自己喝酒的事情被父母知道。再三对赵晓强调不要大嘴巴,否则下次他拉屎不擦干净,他是不会跟赵晓同坐一辆马车的。听到陈世墨这般说来,赵晓破天荒的傻笑,答应了下来。

    下次望记茅厕后擦屁股也是可以的咯!

    陈世墨狐疑的望了望赵晓鸡贼的神情,不知赵晓心理想啥的他,尴尬的抬头看向白袍少年,拱手道:“扶苏,世墨此举实在是令人汗颜,这.....“

    徐扶苏罢了罢手,搂住陈世墨的肩膀,安慰他道:“我懂的,好你个小子,偷偷学喝酒了?“

    “没...没有!“陈世墨死鸭子嘴硬的反驳道,眼神心虚,事实上,陈世墨经常学至半夜偷偷跑去偷父亲的藏酒喝。赵晓在一旁挑眉,捂嘴偷笑,显然这件事跟他也逃不脱关系。

    陈世墨心虚的于徐扶苏对视,他忽然发现这位多年的好友,变的有些不太一样了。除了眉心间多了一道紫痕外,徐扶苏的双眸中流淌着一丝霸道至极的气息,盯久了甚至会被双眸吸引住失神。陈世墨赶忙转移视线,正好瞥到了在偷笑的赵晓,苦笑不得的陈世墨抓住赵晓的耳朵教训道:“你还偷笑,这件事得怪你。“

    “咳咳“叶宣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面前三位少年郎立刻看向他。叶宣没有说话,只是将一坛黝黑罐子放置在桌子上,抖了抖袖口,伸出手拧开酒坛上的盖子。当盖子被掀开的瞬间,一股桂花香扑鼻,酒气沁心脾,醉得人心。

    陈世墨眼里含光,徐扶苏打量到陈世墨的神情,不由得心头一笑。二师弟,除了读书最好的第二个东西,就是这酒了吧。

    年幼时,徐扶苏的父亲也会在饭桌上小酌几杯,每每见父亲一副“舒坦“模样,徐扶苏都会好奇这酒的味道。

    好在徐家家规并非严苛到不允许徐扶苏喝酒。偶尔徐扶苏也会见到老仆徐晃在自己的小破屋里喝上几杯,徐晃住在那座小破屋已经有了年头,拗不住老仆的脾气倔强,所以几次徐扶苏劝他换间好一点的房间,徐府宽阔,除了几间主室外还有空余的房间。

    但老人说什么都不愿意挪窝,私底下跟徐扶苏说,帮他跑腿买酒就行。他徐晃有酒,破屋也是金屋。而徐扶苏的父亲和蒋琬都深知老人的脾性,也曾规劝过,久而久之也就不了了之了。

    徐晃的小破屋里除了酒香,还有一个新奇物件,就在悬挂在进门门梁上的一个小人,徐晃经常靠在门上喝着酒,有的没的和他唠叨,可眼神从来没移开过小人。

    徐扶苏问过徐晃,徐晃却不愿意说,被年幼的徐扶苏烦的不行了,一次酒后生气道:“一份执念“。把当时的徐扶苏吓坏了,徐扶苏那段时间很害怕见到徐晃,怕他又生气。后来,徐晃找了个机会,和自己公子和解,自己给自己一个小巴掌,嘴里说道:“把我家公子吓坏咯,可不行,不喝酒了不喝酒了“。

    徐扶苏其实并不是害怕徐晃酒后的姿态,只是年纪尚小却多生一心窍的徐扶苏记得,那位年龄渐年渐长,已有白发的老人当时很难过很难过。

    再后来,徐扶苏和徐晃和好了,徐晃还经常给点酒给他喝,有次父亲发现了。竟然没有训诫他也没有惩罚徐晃,倒是和他们两个一起蹲在小破屋的墙角里喝酒,嘴里还说道:“徐晃,你又偷喝酒不喊我“,老仆徐晃老神自在道:“那是大将军不愿跟我抢这点酒“。

    ........

    酒香悠远,让徐扶苏沉浸在儿时往事的回忆中。“扶苏。“听到有人在呼唤他,徐扶苏回过神来,见叶宣递过一个小土碗,叶宣调笑徐扶苏道:“光是闻着酒香就醉了?”

    众人大笑:“哈哈哈”,此间,赵晓不忘照看鱼篓里的那只“大黑鱼“,大黑鱼早早翻了肚皮。

    一心唯有酒的赵晓也不管不顾了,收回鱼篓的目光,催促道:“先生,你快把酒倒出来吧,小曲儿还没喝过酒呢“

    “好好好!“嘴里一边回应的叶宣提起酒坛,将里面的酒液倾倒在小土碗里,等到把四个碗都斟上酒。青衫男子率先举起酒杯,三人先后举起酒杯。

    先生起身,弟子起身。

    先生背对弟子,遥对山川河流,朗声:“敬这座天下!“

    先生一饮而尽,后弟子一饮而尽。

    桂花载酒,先生弟子,千秋皆入我喉!

上一章 :第十章 关山点酒(上)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二章 醉是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