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醉是得意

作者:

徐远书

    三月暮春,在蜀中城里的百姓尚还在埋怨春潮地湿之时,天老爷悄然无息的将这座城纳入了夏季。

    但即便如此,蜀中城的里无论高官,还是平常人家,都感觉不到那般能晒死人的暑气。毕竟处于太平之世,无战乱纷争之扰,无烟销烽火的炙烤,百姓的日子过的尚还舒坦。

    蜀中城三里街道有一家酒楼,生意兴隆,过往前来喝酒的酒客络绎不绝。

    酒楼的老板是一个蜀中城里本地百姓都熟知的中年人,早先是在蜀中南城相思河开了家远近闻名的糕点店。

    因自家糕点细腻可口,口感极佳。能从南城卖到北城,甚至还有城外的人来蜀中购置他的糕点,这些年来,倒是有不少顾客缘。糕点店的老板又是诚信有佳的人,不欺童叟,所以当蜀中里的百姓听闻开糕点的何老板在蜀中闹市三里街上开了家酒楼。开业当天,就有数不清的客人前来光顾,可谓风光一时。

    此时,酒楼一层的某角落的酒桌上,几个汉子同坐一桌,桌上三两小酒,几盘小菜。酒喝足了,汉子们就开始胡言乱语了,打扮最为邋遢的汉子把喝完的酒碗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拍,开口道:“诸位可知道?这酒楼的名字为何叫做醉得意?“

    汉子们平常都是注意些那家的寡妇胸脯大,都是些讨论自家婆娘怎个老虎,晚上又是磨死人的饿狼,太平之世都是想着赚钱养家糊口。谁又会闲着弄清这些门门道道的东西。就连酒楼,只要买的酒价钱合适,管他酒楼名字是哪个后生,还是哪个有学识的书垫先生给的名字。

    当下,与邋遢汉子不同桌的胡须大汉拍案吼道:“要说就说,莫吊俺们这些老爷们的胃口。“胡须大汉气势汹汹,与邋遢汉子同酒桌的其他三位汉子终究还不是像邋遢汉子这般,将脸皮修炼到一定境界。三位汉子正要反驳几句,眼尖的一个瞄到另桌大汉放在凳子上的大刀,心里一怂,眼神示意了剩下几个“兄弟“。不同于邋遢汉子,剩下两名汉子也是心里犯憷,不料邋遢汉子轻轻拍了拍眼尖汉子的手背:“王瞎子,喝酒喝酒。“顺便低头小声道:“人家有刀,惹不起。“

    被喊做王瞎子的汉子了然的点点头,邋遢汉子眯着眼,笑了笑,面子里子都是还要给的嘛。随即,邋遢汉子起身向那胡须大汉抱拳:“让壮士着急了,话说这酒楼呀,为何唤作醉得意,还是有些门道的。“

    胡须大汉听到邋遢汉子一声“壮士“称呼,心情大好,不由得反问:“有何门道,给俺们解释解释听听,说好了,今天你的酒钱我来付了。“

    “嘿!“邋遢汉子摸了一把酒,干下一碗,自得道:“咋们掌柜的在建好酒楼的时候,就没少因为酒楼的名字犯愁,有次何掌柜夜里收摊,恰巧碰到了一位来买酒的少年郎,说是买些好酒去和兄弟们风花雪月。何掌柜当时就乐了,就问他是想买酒还是有其他目的。这一问,把我们的少年郎问住了。“

    “话说这少年郎,还真有其他目的......“邋遢汉子说的兴起,干脆直接站到凳子上,扯着嗓子,就在邋遢汉子酝酿下文时,趁着其他汉子低头喝酒时,他瞅了瞅楼上。果不其然,何掌柜就站在酒楼二楼笑吟吟的望着他,这下轮到邋遢汉子犹豫了,没想到何掌柜十分善解人意,迎着邋遢汉子的目光,点点头。

    得,掌柜的不介意,邋遢汉子心里一定,拉开嗓门就继续说道:“这少年郎呀,还真别有心思,咋们都知道掌柜家的两个女儿那是生的水灵,这少年郎呀就是被咱家掌柜的二女儿迷住了。总是想借着买酒的时机来多瞅几眼。“

    “咦“嘘声四起,邋遢汉子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像他们这般上了年纪的汉子倒是喜欢听这些年轻人的情事,谁还没有翩翩少年的时候呢?当然,大多数汉子都是做不得数的。

    在场的听客大多都是些午后农活刚弄好,来喝些小酒的汉子,不妨有机灵的,抬头对那站在二楼的掌柜就是喊道:“掌柜的,毛头小子都是绣花枕头,掌柜你看我带把子的,凶猛的狠,要不考虑一下我呀。“

    站在二楼的何坤对于底下汉子的酒话吹嘘没有放在心上,回怼道:“刘胖子,你都多大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把你家那个大肥娘整好了再说。“

    刘大胖子听掌柜这么一算,心头一凌,正打算说些壮胆的话。谁料门外传来一个妇女的厉声:“刘大胖子,俺几天没管你,心思就野了对吧。“

    刘大胖子闻来人的声音,哎呦一声,把酒钱结了,速速离开。刚到门外就传来一声怪嗷,酒楼笑声不绝。

    邋遢汉子见酒楼氛围像那锅里的豆子被炒热了,站在凳子上的邋遢汉子顿了顿,继续打开嗓门道:“掌柜的那生了一双火眼金睛,少年郎那点心思,他怎会不知。掌柜的存心逗弄一下少年,便让这个读书少年给自家酒楼起了一个名字。“

    “说起来,那个少年举起小酒壶,一口酒喝下,醉醺醺的指着牌匾就三个字:醉得意!“

    邋遢汉子豪气十足,一番谈资下来,酒楼又买出了不少酒。何掌柜心里那是一喜,朝那楼下的邋遢汉子喊道:“以后你来我酒楼喝酒,一律九折。“

    其余酒客见此,心思欲要活络起来,不料掌柜何坤抢先:“后面拍须溜马的,一律没的门,我大家子还要吃饭呢!“

    “切......“又是一阵唏嘘,唯有邋遢汉子笑的最开心,以后酒钱可以省下不少咯!

    何坤说完便转身去照看酒楼生意,至于楼下汉子起哄问故事算不算的真,何坤没有回答。故事七八分真,大抵上是无错的,何坤突然想到那个粗布麻衣的少年郎,嘴角微笑。他记得,少年郎喝了一口酒,脸颊微红,何坤笑问他:“是书好看还是酒好喝。“

    喝些小酒就上头的少年郎,微醺间大笑道:“书自是酒,酒不是书,有书有酒,醉也得意。“

上一章 :第十一章关山点酒(下)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三章 恰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