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尚书客拜王府

作者:

徐远书

    风尘仆仆的左宗棠,腰间悬挂两条雕刻精致的白玉,在他虎步迈入山前,白玉珑璁作响。让一手握剑逐阶登上玲珑山,手心微微冒汗的左宗棠心思平缓了许多,远行北上前,妻子赠予其刻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两句于玉上,在左宗棠看来是极好极好,不能再好的事情。思虑至此,仪表堂堂的左宗棠轻轻摩挲掌中玉佩,除了玉佩正面刻字外,背面另刻有“平安““喜乐“。

    左宗棠想起来答应长安城里那位不算好看,知书达礼的女子,要平安归去。他会心一笑,片刻后收起心中的儿女情长,握紧佩刀,踏入北梁王府。

    前来招待引路的是一位中年人,穿着一身保守的大马褂。左宗棠见到此人,朝他颔首致意,中年人是北梁王府的大管家沈梦溪。对于此人,左宗棠不敢马虎大意,除去中年人是北梁王府的大管家的身份外,还有一个在长安东林学宫的挂名祭酒。

    在北梁王被赶出京城,蛰伏蜀中五年后重新回来,昔日在关中候府里的旧人都回到了新北梁王府。但即是如此,五年前的“杯酒释兵权“一案里,仍然是让这个盘踞骊阳西北的猛虎元气大伤。

    骊阳现帝赵衡派他往北入京与北梁王徐芝豹协同退敌北厥,是太小瞧了这位结束春秋,横跨了骊阳两朝的大柱国了吗?不是的,只是让他,这位秉师承,新继任的兵部尚书负责监督徐芝豹,以防不臣之心。徐芝豹复出,不仅是江湖动荡,就连长安城也暗潮汹涌。时任东林书院祭酒的沈梦溪,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第一个卸任祭酒离开长安的。

    “梦溪得由长安传来的消息,言明帝(赵衡帝号)让尚书携有让侯爷升官加爵的谕旨。马不停蹄先比尚书前到京城....”沈梦溪说话头头是道,句句有理,毫不顾忌的在左宗棠面前道:“还是这北梁王府的大马褂穿的要来的舒心许多。

    左宗棠自然知道沈大管家言里有话,当下是豁达道:“千秋之事,由后人评说。“

    沈管家听完,冷笑不已:“好一个由后人评说,请!“,沈梦溪刻意咬重最后一字,伸出手。

    北梁王府布局宏大,建筑繁多,大小长廊兜兜转转,左宗棠一言不发的跟在大管家沈梦溪身后,而沈梦溪对这个新上任没有多久就被派往来京城的兵部尚书没有多少兴趣,甚至将他视作赵衡放在大将军徐芝豹身旁的一只惹眼的“苍蝇“。

    左宗棠进入王府后,几乎行进没有多久就会遇到楼阁庭院,也有造型奇特的假山怪石。路上所碰到的府里下人,以他过目不忘的记性统计下来,竟然不下两百余人。

    没做兵部尚书前,穷怕了的左宗棠对于北梁王府的奢侈豪华,说不上羡慕,但着实也被震撼到了。

    府邸中艳丽美貌的丫鬟许多,胆子小些的,暗送秋波。胆子忒大的,竟是用手抚住胸前两块“遮布馒头“,娇笑不止。这让兵部尚书的左宗棠头皮发麻,心中深慨北梁王府家风“醇厚“,最后,左宗棠只顾着埋头朝前走,生怕再中了沈梦溪的小伎俩。

    左宗棠小心翼翼的模样,落在沈梦溪的眼中,自然是快意万分,也对这位兵部尚书印象有了些许缓和。

    等到两人从弯弯曲曲的一座长廊中走出,经过一庭,隐约从高处传来嬉笑打闹的声音。左宗棠神情疑虑,视线看向前方的沈梦溪,存有意小小报负的心思,他说道:“沈大管家管理这偌大王府,规矩颇少,乐趣居多。“

    沈梦溪扭头朝他微笑:“那是世子在与府邸里的丫鬟嬉闹,尚书多虑了,北梁王府不至于这安家统管的规矩都没有。“

    “哦?“,沈梦溪解释完,左宗棠抬头循声仰望。

    一座富丽堂皇,装饰精美的阁楼上,坐立在众多妙龄女子间,把酒言欢,酣畅大笑,身穿紫锦宽袖,披发,身高约有七尺的少年惹人注目。

    少年在阁楼上冲着他,遥遥举起酒壶,然后随意的把酒壶倾斜在空中,沿阁楼自上流下,任性撒酒的同时,还不忘朝左宗棠指指点点。距离些远的两人,不知世子在说什么,却见阁楼上的美人丫鬟一个个笑的花枝招展。

    任他左宗棠肚量不凡,此刻也不难有些被人侮辱之感。左宗棠深吸一口气,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快将从长安带来的圣旨交付给北梁王,转身打算离去,沈梦溪笑容玩味,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个穿着大马褂的男人扯喉咙朝上方的人喊道:“世子殿下,楼高风寒,多穿点衣服。“,说完,沈梦溪招手来一个仆从,吩咐他去给世子多拿几件外套。

    不料,阁楼上的世子殿下,肆意妄为,拿着酒壶就往沈梦溪头上浇水。大笑:“知道了,管家,天气炎热,本世子给你浇浇水。“,左宗棠在楼下清晰分明的听到了楼上的言语,见站在阁楼下的沈梦溪衣衫沾湿,却依然赔笑。他微微摇头,北梁王世子的作为,实在太过不堪。

    沈梦溪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般,抬起衣袖擦了擦脸,走到他的跟前,笑呵呵的解释道:“尚书莫上心,世子年岁不大,调皮贪玩了些。“

    左宗棠冷着脸,不想与北梁王府牵扯过多的他吐出一口浊气,勉强回馈一个笑容,语气已有些不悦:“还请沈管家快些领路。“

    沈梦溪见左宗棠神色不对,收起继续玩弄左宗棠的心思。沈梦溪扭身时,擦拭衣服的手曾左宗棠不注意,轻轻挥动。

    见到左宗棠吃瘪后的沈梦溪心情大好,没来由的多唠叨了几句:“尚书大人,想来你是第一次来北梁王府,趁着府里上上下下还没打理完全,江湖游侠,武道宗师,还没来得及投奔王府,下次尚书大人再想这么闲情雅致的游赏王府,可就有诸多耳目了。“

    左宗棠没有觉得什么,偌大王府若是侍卫和坐镇的高手都没有,那也太不符合北梁王徐芝豹事事巨细的性格了。

    辗辗转转,不知是大管家沈梦溪有意还是王府就是这般,行进许久,终于在一处拐角偏僻的处,沈梦溪停了下来。

    左宗棠和沈梦溪两人,一同站在一个院子外,沈梦溪走上前轻轻推开掩上的木门。木门推开后,里面的场景豁然开朗,小院装修精致别雅,宁静悠远。与王府其他地方的豪奢大相径庭,这里让左宗棠仿佛觉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院子。

    沈梦溪告退辞别,让左宗棠自己进去。大将军徐芝豹和军师姜诩就在里头。

    左宗棠握紧佩剑,大步走入小院中,他昂首走进内里的小屋。坐在堂正中的两人纷纷向他投来目光,让左宗棠感到锋芒在背。

    左宗棠打开手里早被捂出汗的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念关中侯愿为江山社稷重入军旅,朕心宽慰,封关中候为北梁王,另封大柱国。与兵部尚书,征北大将军左宗棠共御退敌。此外,北梁王徐芝豹可见旨不跪。“

    坐在主位上的徐芝豹和姜诩相视一眼,万万没有料到北梁王可以得到如此“殊荣”。

    既然圣旨说可以不跪,那就不跪。换上藩王蟒服的徐芝豹接过左宗棠手中的圣旨,笑道:“谢过尚书千里迢迢来到京城,芝豹该好好款待才是。“

    左宗棠抱手恭敬道:“宗堂还有要事,就不打扰北梁王,宗堂祝梁王鸿运通达。“

    “也罢,那就让大管家带宗堂大人出王府。“见到左宗棠去意已决,徐芝豹不多做强留。

    说完,左宗棠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上一章 :第二十章 长安重封北梁王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春秋鬼谋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