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三军齐过荆门关

作者:

徐远书

    一辆简陋马车不急不缓的驶出京城,一路南下到了并州边界。

    世子和丫鬟小倩同坐一辆马车,天性大胆的扶苏少不了挑逗一番小倩,年纪不大,但已经有了几分纨绔气。

    小倩比扶苏年长,徐扶苏就称她为仙女姐姐,张口就来,自幼善读诗文的世子以“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惹得小倩花枝招展,心花怒放。

    但当每次世子殿下想借此占些便宜时,小倩就会乘机躲开。马车不大,即便小倩有意躲开还是让世子扶苏占了不小便宜。

    世子扶苏慵懒的靠在马车上的软塌上,一双炯炯有神的丹凤眸就盯着小倩。小倩被瞧得满脸俏红,低敛眉目,两根青葱白皙的手指悄悄绞扭衣角,尤为动人。

    在外靠着栏杆,耳朵竖起听马厢里动静的徐晃都忍不住给自家世子竖起大拇指,赞叹世子撩拨女人的技艺高超。

    徐扶苏坦然一笑,见小倩羞涩,就收起继续挑逗女子的心思。透过车窗向外注目,马车行驶在平坦的官道上,扶苏扯起嗓子往车外吼道:

    “老徐,我们到哪了?”

    驾马的老仆徐晃兴起哼着小曲,突然耳边响起世子的询问,徐晃控辔轻拍了一下马匹,左顾右盼想了一番:“世子呀,我们到并州边界了,再过三十里就是北梁与骊阳交界的荆门关。”

    得到老仆徐晃的回复,世子脑壳迅速转动,想起姜诩给世子说过北梁的各州版图是由哪位将军坐镇,是长安派来的驻守将军还是北梁军内部的将领。世子大抵心中有数,薛流儿、李靖两位叔叔分别镇守的凉,流二州。

    贵为骊阳王朝的二品武将的薛流儿以善练步卒闻名,薛字营在春秋时就打出了不小名头,薛流儿用兵诡异,擅长奇袭。与京城鬼谋姜诩并称为“北梁双诡”,威慑天下。早在春秋结束后,世人皆知北梁军中的“诡将”薛流儿,“北梁八将”中排名第五。

    而怀化大将军李靖,凶名最甚,手下坐拥八万重骑军“恶来军”,春秋之时杀敌最多,破城最快,亦是最为血腥。“北梁八将”中排第三,仅此于杨定天,陈清之后。

    .......

    徐扶苏脑海里梳理着以往熟记的北梁军各军团组成,微闭的双眸悄然睁开,并州边界的镇守的乃是骊阳委任的一位官阶不弱于薛、李二位的将军。但北梁素有排斥外人的习惯,纵然是北梁军在五年前的变故中元气大伤。

    在姜诩守玲珑山五年,仍是替北梁王守住了这份基业。变故后,大多数老卒选择了退出士伍,姜诩殚精竭虑下,原本五十万的北梁铁骑堪堪留住近三十万。北梁王归京一事昭告天下后,先前退伍的老卒们纷纷重归北梁。

    北梁一时间涌入了不少老兵,就造成了北梁整体的士兵中鱼龙混杂,既有骊阳将领也有北梁老将。彼此谁都不服谁,北梁铁骑说的上是百废待兴。

    不经意间思绪飘远的徐扶苏,吃疼的揉了揉眉心,不过这些闲杂事交给父亲他们解决就好了。

    徐扶苏微微眯眼,心中暗想并州边界的将领是由骊阳派来上任的,此行想要过关估计少不了一些幺蛾子。

    马车在荆门关外的北梁官道行近十里后,徐扶苏掀马窗布朝外瞅,荆门作为北梁和骊阳边界的一大雄关,巍峨高耸,确为不凡。

    城门下,有正在出关的商旅和镖局,平常百姓不多,大都是要去往骊阳做生意的伙计人。

    简陋古朴的马车停在排列有序的众多商旅镖局的马匹后,不过多久,便有穿着盔甲的校尉跑到马车跟前,朝车体转了一圈,好似在确定些什么。仔细打量后恭敬道:“这位大人,请驾车随小的往这走。”

    徐扶苏透过窗,看到了站在马车侧旁的校尉,男子身高八尺,略微消廋,面容有一刀显目的疤痕,坚毅的目光看向马厢。

    隔着帘布,世子扶苏放在膝盖上的手指轻轻敲点,开口道:“小将军怎么得知我是大人的?”

    校尉听到马厢里大人的询问,跪在地拱手道:“昨夜将军程豿给兄弟们设筵席请酒,无意间听到将军提起今日会有北梁大人物途径荆门,所以小卒特地今日来等候大人。”

    “因荆门乃是关中要地,平日商旅络绎不绝,唯恐耽误了大人行程。来给大人牵路。”

    “哦?”世子扶苏听清来龙去脉,反问校尉:“这般,那程豿怎么不来?”

    “这.....”校尉面露难色,支支吾吾。

    “但说无妨。”

    世子一句话给了这位不知名的校尉以定心丸,校尉咬牙回复:“禀明大人,守城将程豿昨夜洞房花烛夜,至今没有醒来。”

    校尉说完后,马厢里迟迟没有回应,这让跪在地上的年轻校尉心中忐忑不已。

    徐扶苏在脑海中将此人的梗概,亚父姜诩对其评价为酒囊饭桶,暗自留意。

    收回心神的徐扶苏才记起车外跪地的白易。

    “小将军,怎么称呼?”马厢中的人突然冷不停的冒出一句。

    年轻校尉中气十足的回答道:“小卒姓白,名易。”

    “白易.....”徐扶苏低声反复读了几遍。

    “嗯....”车厢里徐扶苏平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那白易,你带路吧。”

    “是”白易颔首,起身领着马车,朝徐晃点头致意。

    还在牙齿上牙垢的徐晃顾不上摆出高人模样,在白易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中,“吁”,缓缓架着马从大路旁绕过人满为患的商队。

    与先前徐扶苏预料的不同,通过荆门没有遭到任何阻挠。在守城校尉白易的协同下,世子一行人顺顺当当的离开北梁境地。

    回到城头的白易注目眺望渐行渐远的马车,心中思忖,“那位大人的声音像少年,不像是久居北梁官场多年的官员。”,刹那间,白易记起一个近乎北梁人尽皆知的传闻,世子南下长安城!?

    后知后觉的白易,突然觉得世事难料,本只想着借给出关大人领路的一点香火情,能让他离开这乌烟瘴气的荆门关。到更远的北方凉州等地,杀北厥蛮子,立功建业。

    白易驻足城头凝望许久,天下人对世子南下的目的大都议论纷纷,但明眼人都看的明白。世子南下,是去做骊阳王朝那位九五至尊的手中质子。

    他神情复杂的低声喃喃:“可别死在了长安,易等你五年......”

    北梁王刚入主久别五年的京城,或许私地下的暗流已经涌动,只是暂时没有起太大波澜。若是北梁王真正的将手重新伸回到北梁官场和军营,兴许北梁背后骊阳安排的棋子不会让梁王重新收回掌控。

    白易思虑之间,突然感觉城墙有轻微的颤动。耳力不俗的他顿时知道这是来自数里外的马群疾驰的声音。

    果不其然,荆门关外十里的小型平原上人影攒动,一片白茫茫的人海汪洋扑面袭来。即便隔着一段距离,白易还是能从中感受到非凡的军势。

    八千白马义从在临先军伍前头的白袍将军的率领下,似磅礴洪水冲袭而来。

    名师大将莫自劳,千军万马避白袍。

    关内的守卫军们,看到这般气势勇猛的轻骑军,没见过大阵仗的新兵蛋子大都腿脚发软,少数的已经扶墙。

    白易赶忙让手下暂时疏散排队过关的商旅,先行让路。

    从伍多年的老卒认出是北梁铁骑后,稳定心神才去疏散许多呆愣原地的商旅。

    白易与刚加入北梁铁骑新兵蛋子不同,他神情激动的望着渐进的白马义从,双拳紧紧握住。

    陈清之和八千白马义从迅疾的通过关门,陈清之过关时,神色冷漠的朝城头的白易忘了一眼。

    仅是一眼,白易便如临大敌般,身躯僵直。更让白易嘴唇惨白的是,继八千白马义从后,又有黑压压又胜八千数目的两股军骑袭来。

    白易心志坚毅不同于常人,罕见的直面迎上大军军势,哪怕是他,此刻也不由觉得喉咙干哑,荆门关外,两万北梁铁骑!

    雄浑的马蹄声在大地奏出鼓点,恢宏苍劲的嘶鸣、叫喊在不太辽阔的小平原碰撞、飞溅,划出一条条不规则的曲线。

    一股是隔着许远都能闻到浓重血腥的黑甲军,全身覆上盔甲,黑云压城般,迅猛驶来。不少商队的马匹焦躁不安,似乎被这帮血煞之军吓了魂。

    另一股是骑着滚滚黄沙,立有深色“徐”字王旗,身形鬼魅,哪怕是身下坐骑也是清一色的柚红中含一丝浅黄的奇异悍马。

    连经验丰富的老卒都腿脚发软,更不用说刚进军伍的新兵,都如同失了魂般呆滞。

    三股皆出自北梁铁骑的正规骑兵,以无以匹敌的声势跨过荆门关,似乎在向那座天下宣告他们的重新归来。

    白易松开握紧的拳头,心头压力为之一懈,目光闪烁,仿佛在心中下定决心。

    北梁铁骑,三军冠绝天下。

    北梁玲珑山,议事堂,他白易当有一把交椅!

    男儿当持三尺剑,立不世功!

    这日,北梁变天。

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世子南下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一章 北梁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