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府前两圣相斗,何坤北上入长安

作者:

徐远书

    秋风萧瑟,人未至,北梁王府外尽是肃杀。

    匆忙从黔中道赶来北梁唯好青衫的读书人,此刻便站在王府面前,苦笑连连。

    青衫读书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朝那北梁王府的大管家笑道:“叶宣还恳请存中兄将赵晓带到王府里。”

    沈梦溪自打出了王府门,便在一旁冷眼旁观。

    若不是王府玲珑阁的动静浩大,放在平时沈梦溪都不会去理会这个青衫读书人。

    不过小孩总归无辜,他且不会因小童与那长安城大明宫里的皇帝同姓就苛刻相待,何况小童名义上是他北梁世子的师弟。

    沈梦溪向来对事不对人,恩怨分明。面若寒霜的大管家目光柔和看向正拉住青衫读书人的小童。

    他指着身后的王府,蹲下身子开口对小童说道:“赵晓,这是你大师兄徐扶苏的家,管家带你去玩玩怎么样呀?”,又指了指身侧的青衫读书人道:“你家先生要与北梁王商谈一些事情。”

    小手牵着叶宣的赵晓,看了看眼前的陌生男子,又望了望青衫读书人,疑惑道:“北梁王就是大师兄的父亲吗?”

    叶宣颔首回意,笑容灿烂,解释道:“先生要和北梁王谈些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方便听。”

    “哦”,赵晓点点头,松开小手,一身粗布麻衣的小童,胡乱的抹了把脸,拍拍自己的衣服,又把自己的草鞋脱了下来,狠狠的摩下鞋底的草根泥块。

    小童做完这些后,笑嘻嘻道:“先生说了做客别人家的时候,要把自己弄的干净些,更何况是大师兄的家。”,他一蹦一跳到沈梦溪跟前,“走吧,管家大人。”

    “好嘞”沈梦溪应和一声,转身前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宣。

    才走了几步的赵晓忽然转过身冲叶宣喊道:“先生,你要快些来哦。”

    叶宣微愣,嘴角上扬,回道:“不会太久的。”

    沈梦溪领着赵晓离去后,自玲珑阁一道暗金色的光朝王府门前袭来。

    顷刻间,天地异象频发。

    原本晴空万里,刹那见乌云密布,雷霆滚滚。

    一时间狂风大作,青衫叶宣的头发也随风而飘动,独自杵在这般天地的叶宣没有丝毫恐惧,出尘俊逸的读书人抬头望了眼天际,“这就不太善了。”

    一道雷霆自天霄毫无征兆的劈下,叶宣眯起眼,挥臂格挡,天中便无形中出现了巨手将天雷拦下。可天雷却不愿给叶宣喘息的机会。

    数不清的雷霆轰然劈下,“我艹”,叶宣瞅着天上的密密麻麻的雷霆,破口大骂,“你这儒圣也太霸吧。”一边臭骂,一边脚底抹油般在诸多雷霆中身形移动。

    雷霆万均渐渐淹没了身在其中的叶宣。

    待到天雷散去,才发现大阵中躺着一个浑身金耀,却狼狈不堪的男人。

    “轰!”,那道暗红气息从天而降,朝他扑来,根本不给叶宣任何反应的机会,叶宣感受到踩在他腹上的千斤重力,捂住脸弱弱道:“能不能不打脸。”

    来人冷漠道:“不能。”,说完,那人便一把抓住叶宣的脸,就这么一路摁住他的脸贴着街道,狂奔十里。直至街道尾端。

    尘土弥漫,身披暗金盔甲的徐芝豹体内带有杀伐浩然正气疯狂的倾泻而出,脸朝地的读书人身上不同于徐芝豹的淡金色的浩然气完全不是敌手。

    徐芝豹目光投向躺在石堆里,身上仍然覆有薄薄的金膜。“你这身乌龟壳可真不好破。”

    石堆里的人艰难的抬起头,肩膀颤抖,脸上满是灰尘和伤痕的男子苦笑不堪:“要是你显露圣人天象,我这乌龟壳也不挨锤呀。”

    “出气完没?出气完了就听我说。”

    ”丫的,扶苏身上的紫气东来乃是道门圣物,而齐云山那帮道士尤善纸符,那钦天监的臭牛鼻子老道不知道从哪寻来了一道上一代道圣留下的符纸。”

    ”那个,你能不能松开脚”,叶宣突兀的问道。

    感觉背上的巨力泻去,叶宣这才翻过身子坐起来,对那北梁王道:“我估摸着掌教师兄早派我师弟带着离火符去长安救治扶苏了。命是肯定能保住的,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那你师弟呢?”徐芝豹憋了一眼叶宣,询问道。

    “我那目盲师弟,从来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听我掌教师兄的话,他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

    青衫男子表情遗憾,坐在碎石块上有板有眼的言论。

    “不过此事,我也有责任,本来曾许诺过你照顾好扶苏的。”

    “但事发突然,我也不知道那个钦天监的老疯子下手狠毒。恐怕就是当今皇帝也不知道这个事情。”

    一本正经夸夸其谈的叶宣忽然察觉四周骤冷,打了一个寒颤的他,服软道:“我说的半点不假,我不会拿我的弟子性命开玩笑的。”

    在我没有收到确切消息前,你就留在北梁王府。你要走,我留不住,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硬闯大明宫。

    叶宣耸低下头,苦笑言罢…

    衣衫破碎的叶宣回首望了一路淌过的十里长街,街上一条贯穿十里的小长道异常鲜目。嘶,倒吸了一口凉气。

    ------------

    领着小童入北梁府碧波湖的沈梦溪,时不时望被乌云蔽日的天空,一阵阵由王府门传递来的浩大声势让他心悸不已。

    纵然是先前下令让王府下人都不许踏进北梁王府门前,只能在王府里规定的区域里行动。

    王府外的威势不仅仅是大管家沈梦溪察觉的到,王府里慕名而来或求富贵来投靠北梁王甘愿沦为王府鹰犬的武林中人,皆是被这番声势震慑住,修为低一些的直接跪在地上,修为稍高一些的也好不到那里去,腿脚发颤。

    身为大管家的沈梦溪没有刻意去限制这些江湖武人去观战,只不过北梁王徐芝豹周遭皆是他的域,精气神所在处,越是想往里层走越难,北梁王自身的域便可步步压的来人喘息不过。

    可想而知,和北梁王在域中心的叶宣承受的是怎么样恐怖的力量,再这样打下去,莫不是要拆了北梁王府?

    思虑至此,沈梦溪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番赵晓,小童自打进王府以来便安静的很,也不闹,就这么跟着他走。

    要问小童为何一点都没有戒备之心,除了年纪尚小外,余下的就是小童对先生信任,再难找到理由。沈梦溪眼神复杂,想起自己在东林书院治学,不算个好老师咯。

    沈梦溪失笑,与其执笔治学不如日里管制北梁王府,夜里写书来的痛快。

    赵晓似乎感觉到身侧温文儒雅的男子心神不宁,赵晓看向他,眼神真挚:“沈叔叔在担心什么嘛?”

    沈梦溪听到小童问他,曾经做过长安东林书院副祭酒的男人温柔的摸了摸小童的脑袋,轻轻摇头,在赵晓的目光里,他与其对视。

    “真是个小可爱的小子。”沈梦溪心想。

    “走,沈叔叔带你看碧波湖里的锦鲤。”

    “锦鲤?是那些尾巴有颜色的大鱼吗?”

    “是的嘞。”

    -------------

    黔中道,蜀中北城城门,“醉得意”的掌柜何坤携二女与县令檀林同一百骊阳精锐骑兵北上。

    山路颠簸,马车摇晃,单独坐了一架马车的何坤倚躺在车厢内里的软榻上,闭目养神。

    窗牖外光线充足,秋风丝丝。

    已经将蜀中里的酒馆以及甜点铺交付给早年在他店里帮工的姓吕的小伙子。

    何坤初次见到性格腼腆的吕小子时,问过他名字,后者摸摸脑勺,憨厚的说了一句:“吕不悔。”

    吕小子是蜀中人士,家里有久病床榻的老母,前些年在他的甜点铺里打下手,说不上做的有多好,但贵在认真,诚恳。

    吕不悔那小子话不多,甚至在店里帮工时,也是少说话多做事,别的不说,但是这个就让何坤舒心的多。要是真和那柳叶巷子里的小曲儿小乞丐一样絮絮叨叨的。怕是何坤烦都要烦死。

    吕小子得知何坤将产业交付于他,足足跪在何府前一天一夜,出城前,吕小子更是一路背着老母一路相送,可谓情深义重。

    将自己的那点产业交付于他,何坤很是放心。想到这,他心头舒畅,嘴角微扬,当然让他接受产业也有暗自考校他的心思。

    心情不错的中年人坐起了身子,两只手比划,在空中画了一幅粗略大图,何坤在自己作的大图上指指点点,写了一些字。若是有人在车厢里,便会惊奇的发现中年人写了北梁、骊阳、南疆、西域、北厥。

    何坤喃喃自语:“看你能把它做的有多大。”

    商人在人情世故里偷摸滚打,其中门门道道,并不比那官场凶险差了半分。

    生财门路何其多,做他们这一行的,从来不缺乏一时时运就发家的商人,守的住财的人有几个?那个不是就此沉迷享乐,坐吃等死?有了钱财,人心就再难满足,利益熏心下,做违法的勾当,用下作方法拼掉对手的人又何其少了?钱滚钱,利滚利,经不住人心推敲,死在仇家手下的,累累白骨。

    何坤悠闲的把玩手掌中的核桃,遥视天外云卷云舒。

    似乎对某人说道: “可别让我失望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天下钱财,皆是可御。

上一章 :第二章 世子苏醒筑基断,浮萍天地道难行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 国师提酒登阁楼,鬼谋姜诩话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