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国师提酒登阁楼,鬼谋姜诩话春秋

作者:

徐远书

    秋意正浓,玲珑山上枫叶绀赭。托衬玲珑山片片呈血汪洋,秋叶纷落,别有一景。骊阳天下,南往北,叶色由黄渐红,愈北愈红。

    以“九”为极,九层九阶九级玲珑阁。衣衫清整,一尘不染的叶宣手提一壶自黔中道带来的无名小酒,在北梁王的默许下,青衫男子意气风发,独自一人登楼。

    青衫男子没有选择直上九层玲珑阁,与那春秋初始至骊阳一统的鬼谋会上一面,则是一层一层观览,自在悠闲。

    两人皆是北梁王徐芝豹的好友,姜诩善阴谋,以一计毒计反间计,揭开春秋序幕。叶宣于春秋末出仕,主导了骊阳一统天下,春秋收官。

    两人皆是相闻其名,不见其人。

    玲珑阁藏书之丰,非亲自来过书阁的人所难想象。

    当今天下能称的上藏书之多,品类之繁的唯有两地,一个就是雄狮兵甲冠绝天下的北梁王府,另一个则是名声短书声轻的白鹿书院。

    前者被批为大逆不道,后者被贬为空有经纶。两者打抵上五十与百步,无何异。

    好像想起一件愉悦事情的叶宣下意识呲笑,与北梁王府戒卫森严同比,坐落庐山的白鹿书院,似乎也只有一头成精了的白鹿,早年叶宣曾与那白鹿书院院主刘业有过一段恩怨,在叶宣一次上山,天杀的遭老头子竟然骑着白鹿撞他,仅记得先年未有一败的叶宣被那头肥如牛的白鹿揍的鼻青脸肿。

    下次,再上庐山,看他不把那头白鹿的角打折了。想到那番甚美画面,叶宣怡然自得的提起袖子,打不过北梁王,应该的嘛。安心做过天下第三也没什么不好的。

    叶宣摇头晃脑,得意万分。不知不觉,已到第九层。

    叶宣望着冲冲叠叠悬挂垂吊的红纱纱帘,他胸膛挺起,露出一抹唯我的自信。

    鬼谋一计揭春秋,国师一役收春秋。

    那个人终日枯坐于玲珑阁上,上一次出阁还是世子回来北梁,清明祭祖时的事情了。

    姜诩难得将发簪别在头上,轻笑道:“若不是昨夜梁王与我说,国师大驾光临,我可真去一觉睡到明日天明。”

    “有失远迎。”姜诩没有起身,歉意道。

    “无碍。”,叶宣罢了罢手,坐在桌前的绸垫上。将手里提的酒放到上头。

    乌黑土罐装的酒,未揭开,就有点点酒香溢出。

    叶宣身前的枯槁儒士柳眉微挑,笑意渐浓,将鼻子凑到酒罐前,细细品闻。

    姜诩大声称赞道:“好酒!”他一副好奇的打量眼前的青衫男子,询问:“这是什么酒?”

    叶宣也不卖关子,将酒罐推到枯槁儒士面前,笑道:“春秋!”

    同一刻,春秋鬼谋与骊阳国师相视,付诸一笑。

    “好酒,你给我带来了,说说吧。”姜诩揭开酒罐盖子,泛泛而谈。

    叶宣爽朗大笑: “哈哈哈哈,就想听听你讲讲春秋收官前我都错过了啥。”

    “那可是一壶酒可说不完的。”姜诩苍白修长的手沾沾酒罐。

    “我以春秋作酒,送与先生。”叶宣摊开手,示意姜诩。

    姜诩摇摇头,“先生不敢当,你若想听,我告诉你便是了。”

    枯槁儒士举起酒罐,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一袭青衫的男子斟了一杯。缓缓言说:

    “大周衰帝烽火戏诸侯,天下大乱,大周灭亡。往后百年,中原豪雄层出不穷,如雨后春笋,个个冒出。不过乱世从不缺枭雄,就跟野草般,割了一茬又长一茬。到了春秋前,中原大地已有大唐,骊阳,南疆,西蜀,南楚,北齐六国争霸。”

    枯槁儒士砸吧砸吧嘴,回味唇腔里的猛烈,那双有神的杏仁眸子流光溢彩,他停下没有继续喝,道:“除去北齐被今北厥蛮子灭了以外,其余四国皆是由骊阳收下,南疆六国局势较为复杂,也算勉强向骊阳称臣。,再到后来大将军挥师北上破了北厥,将这些外域异族赶到了泱泱国土外…”

    “这些还算有些嚼头外,若你要我说清每个战役,死了多少人,那还真有些难。”

    枯槁儒士摇晃起身,满眼朦胧,自语:“记不清咯。”

    姜诩话锋一转,说了些题外话:“带一个那么小的孩童,不容易吧。”

    叶宣愣了愣,没想到姜诩会突然问起小曲儿,但想起往事种种,青衫男子点头回应:“是不太容易。”

    “你那春秋大国手,以世事为棋的纵横策略,就连我亦佩服万分。”,姜诩朝叶宣微微弯腰拱手

    面对姜诩的盛赞,叶宣谦虚拱手,说出了他一直心有愧疚的事情,“世子的事情…”

    没等他说完,姜诩便打断他道:“世事难料,如果你是不曾为人父,我定少不了一口酒水喷你脸上。但…罢了。”

    “你是他的先生,心里想必也是忧心。”

    “福祸相依,欲成大事,先苦心志,磨其体肤…”姜诩嘴上说的轻松,但实际上一旬时光心里不得放松过,不仅是说给叶宣听,似乎也在宽慰自己。

    忽然,姜诩挥衣长袖,放肆狂笑,调侃询问与其并肩的青衫读书人“九层玲珑阁,叶兄读了多少?”

    性格无常的姜诩话机辗转又变,叶宣愣了一下,惭愧道:“只读了一页。”

    “是只读了一页,还是只有一页可读?”

    姜诩自问自语自长笑:“百部经纶一页书!是薄还是厚?”,说完一脸正色朝那闻名天下的国师叶宣作揖。

    叶宣也同一时间朝姜诩恭敬一拜。

    那位独厚爱喝酒的玲珑山谋士,一指朝天,用坚定不移的语气言语:“北梁王府,有八百敢叫天地陷沉的陷阵军;有千军万马皆避的白袍军;有号称杀伐最盛的黑甲浮屠军;有迷踪难寻最善突袭的哑兵鬼军。”

    谁能入王府,谁能过北梁?

    迷迷蒙蒙之间,叶宣眼眸里呈现出一个不同于现今长安奢靡享乐般的盛世气象,四海升平,海宴河清。

    真美极美!

    先生以春秋为书赠我,我以春秋作酒回礼先生。

上一章 :第三章 王府前两圣相斗,何坤北上入长安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五章 何坤官拜户侍郎,落魄武夫演咏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