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华山山上有天人

作者:

徐远书

    “你说谁是乞丐?”,突兀的声音打断了王明杰想要继续羞辱面前老仆的念头。只见人群中,纷纷让出一道路。

    一个身穿白袖云纹绸缎,面如冠玉隐约有一丝惨白的少年持扇而出。少年嘴角勾起,轻蔑一笑,眼眸冷冷的盯着王明杰。

    狂傲不逊的王明杰眼神凶狠的盯着来人,冷笑不已:“你就是这老头的主子?”

    徐扶苏脸色平静,扇子握于掌心,浅笑道:“正是在下,听说公子在为难我的老仆?”

    “是又如何?你可知道我是谁?”王明杰气势嚣张,一只腿放在轮椅扶手上,硬是踩住徐扶苏袖口的领子。

    王明杰将脸凑到徐扶苏面前,一字一顿道:“我是长安王家的二少爷,你知道我爷是当朝翰林院大学士,我父兄是兵部尚书。你个连出行马车都简陋不堪的人,有什么资格为你老仆出头?”

    “长安王家?”徐扶苏故作惊讶,随后哑然失笑笑,鼓掌道:“好大的派头。”

    “不过王公子,早上出门前是不是忘了洗漱,嘴好臭呀。”徐扶苏唏嘘调侃,潇洒开出全扇,挡住视线,似乎王明杰真的有口气般,刻意隔开。

    听见徐扶苏的调侃,极好面子的王明杰收回身子,侧头问向身旁的小跟班,“有口臭?”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我是乞丐,那你现在跟狗有什么区别?”徐扶苏毫不留情的大笑讥讽道:“我说你口臭,你还真去问,好玩,可笑。”

    “你!”王明杰意识到被白衣少年玩弄,怒不可遏,抬腿就要踹向徐扶苏,连自己的形象也无所顾忌,一句“死瘸子”,腿作势踢向徐扶苏。

    徐扶苏眼眸微缩,嘴角邪魅一笑,轻轻唤道:“咏春,注意些力道。”

    站在世子身后护卫的齐咏春,肚子里早憋了一口气,三步上前,如猛虎出闸般以拳对腿。将王明杰一拳逼退五六步,王明杰硬生生的撞在自家马车上。

    王明杰只感觉巨锤般的重击打在胸膛上,幸亏得在父兄王明凯教导习武,有些底子。背靠马车车厢的王明杰吃疼的握住自己的胸口。

    刚反应过来的几个富家子弟围在他的身边,对徐扶苏大声辱骂威胁:“你居然敢伤王公子,我看你是不想在长安城里混了。”

    见王明杰吃了苦头,本来对这些纨绔里门门道道不感兴趣的徐扶苏,兴趣乏乏的打了口哈气,云淡风轻般招呼上徐晃,慢慢转动轮椅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王明杰不甘道。

    “徐扶苏,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徐扶苏轻摇玉扇,离开人群……

    “徐扶苏…徐?!!”王明杰念叨了几遍,和身边的几个膏梁子弟猛然反应过来,面面相觑,皆是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一丝疑惑和畏惧。

    而徐扶苏已然走远…

    -----------

    “自古华山一条道”,登顶华山之巅的东林学宫,唯有山门处一条石阶大道,大多求学学子拾阶而上。

    徐扶苏腿脚不变,只能由人背行上山。徐晃主动请缨,老仆徐晃半蹲下身子,笑吟吟的让徐扶苏坐到他的背上。

    “世子,来俺背上。”徐晃拍拍后背,示意徐扶苏。

    齐咏春关心道:“徐老哥,你这身子骨还行吗?”

    “要不我来背世子吧,这华山登山石阶就有三百六十六层,越往上走越难。”齐咏春瞄了眼上山的阶梯与徐晃商量。

    徐晃摆了摆手,“没可能,世子只能由老仆我背,小时候背世子过河还是我背的呢。再说了,你个臭小子连我都打不过,担心个甚。”

    徐扶苏和齐咏春两人见徐晃坚持,且距离华山东林学宫的考核临近开始,已经陆续有人登山。不过欲要拜入东林学宫,首先要面临的考验就是要经过这三百六十六层阶梯。

    出身贫寒,不远万里覆箕求学的寒门子弟来说,说不上多么难的问心之途。大都能咬牙撑过去。但对长安城里的富家公子哥,世家女来说无疑是最为考验人心的。在跨越三百六十六层,正达东峰朝阳门后才是能比拼家底背景的地方,大多决意要登上东峰的世家膏梁子弟都无怨言也不敢有怨言,甘愿接受考验。

    即便是皇宫中显赫的皇子也一样要循规蹈矩。不过世子徐扶苏是例外,毕竟皇命昭昭,他能自由出入东林学宫。又有腿疾,自然可以网开一面。

    学宫中的夫子和负责守看山门的将士都认得出徐扶苏腰间悬挂北梁独制的“徐”字玉牌,异常恭敬,任由徐晃将徐扶苏背上爬山。

    徐晃招呼一声:“世子,上山了!

    老仆背世子,身后一武夫。

    -----------

    华山东峰朝阳门,所谓朝阳,是因过了朝阳门后有处平台,巨高临险,能瞭**望千重峰万重山。又最适观日升东方,取名朝阳台。

    朝阳门上朝阳台,朝阳台里见昭日。

    一番折腾,世子三人终于登临朝阳台。朝阳台上,徐扶苏驻足远望,华山立于云海之中,实乃仙宫之景。

    世子徐扶苏啧啧称起,见识过蜀中的关山点酒,亦览过北梁佛门圣地大屿山。没想到这华山,更尤胜之,极为蔚观。

    一袭白袖绸缎的徐扶苏凝视云海之际,有春风徐来,云海翻涌。霎那间徐扶苏的眼帘模糊不清,仿佛有一股浓雾眯乱人眼。

    又顷刻间恢复清明,徐扶苏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劲,他连忙朝四周环视,原本朝阳台上的人都消失不见。

    “你终于来了。”一道仙音浩渺。

    徐扶苏猛然转头,见朝阳台上又多了一个穿着宽阔长衫,体肤枯黄,一头乌发披肩的老人。

    老人的目光没有看向徐扶苏,双眸直勾勾的盯住天边云际。

    “接掌!”,遥远的天际云边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响似天雷滚滚,细听却十分清脆悦耳。

    轰!云海中划开一线天,一道缠绕紫芒的雷霆巨掌呼啸袭来。

    老人脚踏朝阳台,一跃纵横千里,缓缓伸出一拳,在徐扶苏看来神秘老人出拳不快,却有与四周云海相融之势。

    携云海千钧,抵紫雷天掌。

    咚!!!响彻天宇。

    一个渺小的黑影从云层中飞出直直轰入东峰封顶,一抹掌印赫然入目。

    徐扶苏目瞪口呆,这…是天人?在他发愣间。

    云际传来一声调侃:“白帝,不够看呀,接不住我一拳。”

    “你的时间也不多了,本帝等你莅临再与你一战。”山崖石缝中,一道淡淡声音回复巨掌的主人道。

    “哈哈哈哈哈哈,等着!”

    声音渐渐淹没于云海中…

    “小友,该回去了。”不待徐扶苏反应,一道惊鸿声音在心湖中响起。

    ……

上一章 :明天考试,更新会晚一些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四章 人间尚好且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