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夜里挑灯看刀,芝豹知报只报(上)

作者:

徐远书

    凉州边境,距北梁第一雄关长城外,有处不大不小的小山镇。

    春夜漫悠,凉风习习。

    山镇最有名的私垫里教书夫子的房间,灯火摇曳。

    夫子房间物件不多,大都是些清贫人家常备的物件,唯独挂在北墙边上一把刀锋尤利的宝刀泛有寒光。

    长城上,狼烟弥漫,烽火四起,号角长鸣。

    声声透过山镇,镇上人心各异,怕死的已经在收拾行李,往凉州州内迁袭。

    房屋床席上,一位以鬼面覆脸,青衫的老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侧卧床上心思繁杂的老人轻叹了口气,翻身而起,老人拄仗,身形蹒跚的走到墙边。他枯枝苍老的手并没有想象般无力,稳稳的拿下墙上的宝刀,放入怀里。

    曾为北梁旧部陷阵营的老卒周长建,壮年从军,从伍三十年,是当年经历过整个春秋中最让人觉得难活下来的老卒。

    老人坐在竹制的椅子上,双手在宝刀刀鞘上拂过。与其他相同年岁的老人两眼昏浊,老人眼睛炯炯有神,借房里微弱的烛光上下打量怀里的北梁刀。老人眷恋的盯着怀里的北梁刀,刀身传递来的清凉,让老人极为舒心。

    退伍多年的周长建回到家乡小镇当了个小学垫的教书先生,以前听惯了号角鼓声,现在听琅琅读书声。每临夜里,都要覆鬼面才能安然入睡的老人,眯起眼,杵在窗前远望长城烽烟,久久不语,思绪偏远。

    北梁旧部陷阵营建军伊始,大都是些牢底坐穿判处死刑的牢犯。从陷阵营到陷阵军,陷阵军军规和其他北梁铁骑最为苛刻严厉,该遵循的规矩一个不能犯。但唯有一个规矩,誓比天高,比陷阵军里每一个人的命都要重要。

    陷阵之志,向死无生!

    早年的周长建原本是个家里有银子供读读书,懂点道理,学过字的。后来因犯了事,杀了人,蹲大牢。正巧被前来死囚监狱的大将军看中,这才翻身做了陷阵军。

    每一个进陷阵营的死囚都要签下生死状,一入陷阵,生死难从。老卒周长建清晰记得:大将军许诺每一个陷阵军的士卒,待到每一场战役后不死的人。可以军功为自己减刑,赎回自己的自由身后,想退伍隐退还是继续参军全凭自己考量。

    陷阵军的每一个士卒,每一个死囚都明白。所谓的陷阵军,就是不怕死敢死,又不愿死。作为北梁铁骑最为尖锐凶悍的陷阵军,陷阵敌中,置于死地而后生。这就是陷阵军存在的意义!

    悍不畏死,向死而生,才铸就了陷阵军的赫赫威名。战争,难免马背裹尸还,三十年来大小战役战死的袍泽不尽其数。

    陷阵军中,有战死沙场,有百战老兵,唯没有人隐退军伍。周长建参军三十年,身边的袍泽一拨换一拨,第一批陷阵营仅存的老卒周长建,坚守三十年不退陷阵,直到龄近年长被北梁王徐芝豹硬是开除了军伍。

    周长建想到着,眼眸早已湿润,曾记得五年前梁王徐芝豹把他的强行军甲卸了下来。把他送出陷阵军营,尤记得梁王与他分别时,万分叮嘱他好好享受些太平日子,弥补后生遗憾。

    老卒涕泪交加,泣自身无能举刀战沙场,泣春秋三十年陷阵袍泽,泣年老再难追随大将军。

    三泣悲苦,罢了罢了。

    --------

    小学垫上蒙学的小孩,又少了些。

    照例上学垫授课的老人周长建,捧本在小镇商铺里买《三字经》,一字一句,领台下仅有一个小童照读念书。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台下幼童书声琅琅,人虽小,声不微。

    “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周长建读完最后一句,面容和蔼的望着台下读书的小童。

    “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小童照着内容,轻轻读道。

    周长建竖耳安静倾听,露出笑容,对于他来讲,铁马金戈,幼童书声,都最是迷人。

    授课完业的周长建,开口问台下的幼童有无疑问。

    学堂上仅有的一位扎了马尾的小女孩脆生生的问夫子周长建:“老夫子,马小猴他们是不是又跑去抓鱼捞鸟蛋了?”

    面对小女孩的询问缺课上学的小伙伴,周长建微微一笑,伸出手抚摸女孩,解释道:“小落,马小猴他们以后都不来上课啦。”

    叫做小落的小姑娘睁大眼睛,似乎很惊讶。小落抓住周长建的袖子衣角,楚楚可怜道:“老夫子不要开除他们好不好,他们可能只是贪玩了些。”

    周长建哭笑不得,蹲下身子轻轻拭去小姑娘眼角的泪花,“老夫子没有开除他们,可能只是马小猴他们暂时回不来了。”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小落一个人读书吗?”小落紧张的问道,又自顾自的说道:“肯定是他们不喜欢老夫子你,故意找的借口。”

    小姑娘抱紧老人,老人亲昵的抚摸女童的小脑袋,“小落呀,昨晚的呜呜声听到了没?”

    “嗯嗯”小姑娘重重的点头,不肯松开周长建。

    老人任由她抱着,缓缓道:“要打仗咯,马小猴和家里人都离开小镇了,暂时回不来了。”

    “哦”小落声音绵软,略有些哽咽的回道。

    “那老夫子,是不是也要走了。”依稀传来她那含糊不清的稚嫩嗓音。

    “夫子不走,夫子要守着咱们小镇。”周长建捧着女童的小脸,温柔的对她说。

    小姑娘捂住脸庞,纤细肩头柔柔抽搐,断断续续说:“那小落也不走”。

    周长建笑着拍拍她的小肩膀,安慰:“哈哈哈,好好,不走就不走。”

    “夫子今天授课就讲到这,小落可以先回家啦。”

    “小落,能自己回去吗?要不要夫子送你回去?”

    小姑娘连连摇头,用力吸回鼻角的鼻涕,胡乱抹了把脸,笑嘻嘻道:“老夫子,小落是大孩子了,可以自己回家。”

    “哦?”周长建微微一愣,反应过来点头“好,好,回去注意安全。”

    “嗯!”,小姑娘心情好了些,即便少了平常能一起回家的小伙伴,但小落还是用力憋住眼泪不让自己哭,背对着夫子周长建,小步迈开跨出院子。

    周长建等了一会,待到小姑娘走了一段距离便跟了上去。小姑娘的安全,周长建放在心上。

    等平平安安目送小姑娘小落回到了自家的小屋子里,周长建盯了盯院子许久,才打算转身离开。

    青衫老人转身的一刻,正好看到街旁小茶店边上有位白衣,老人泪目…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第十四章 人间尚好且慢行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六章 夜里挑灯看刀,芝豹知报只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