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夜里挑灯看刀,芝豹知报只报(下)

作者:

徐远书

    白衣男子头发有稀少的灰白,双目有神,眉角的皱纹依旧没有办法掩盖男人的成熟与清俊。

    身形高挑的白衣男子双眸静静的打量周长建,白衣浅笑,仅是开口一句:“好久不见。”

    男子身前的青衫老人,便泪落不止。

    这是大将军呀!北梁铁骑的主心骨,徐芝豹!他的大将军!

    已经年迈,耆耆老矣的北梁旧部,陷阵军士卒周长建,眼前的青衫老人。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掌轻轻摩挲白衣男子的脸庞。

    因昨日长城狼烟四起,烽火弥漫,从并州赶来的徐芝豹,今日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白衣。

    在“鬼谋”姜诩的告示下,徐芝豹才知道当初退伍的陷阵老卒周长建就住在长城不远的小乡镇中。

    没有穿上的军甲的徐芝豹轻轻吐出一句:“陷阵之志。”

    “向死无生!”青衫老人周长建沉声回应。

    此处今年,旧日袍泽不在,陷阵之声尤存。

    老人神情恍惚道:“大将军?”,似乎老人还有些不太置信。

    徐芝豹神色复杂的看向老人,没有丝毫犹豫,颔首回答:“是的。”

    青衫老人竟是泪流满面,嘴唇颤抖,失声大喊:“大将军!琅之等了你好久好久呀!”

    原来徐芝豹劝退老人退伍时,曾答应周长建五年之内会来探望他。本以为梁王刚回北梁,前线战事繁忙忘了这茬。没想到梁王赴五年之期,如约而至。

    徐芝豹无言,只是紧紧握住老人的手掌,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一笑:“当初,早不都劝了你,等不到就别等了。”

    青衫老人干枯的身体剧烈的颤颤巍巍,老人仿佛用尽了整整一个春秋,从军三十载的意气,跪在地上,朝着徐芝豹磕头:“北梁铁骑,陷阵营老卒周长建!拜过大将军!”

    言罢,老人埋头抽泣……

    徐芝豹伸出手,缓缓将老人扶起,宽慰道:“琅之,你已无愧北梁,亦不愧于我。但你尚有亏欠的,是住在这个巷子里的人。”

    老人听完,默然不语,他拭去泪迹,从袖口里拿出一副青铜鬼面,“还给大将军,琅之才算心安。”

    徐芝豹接过,轻轻地拍打他的肩膀,给周长建整理他的领子,开口:“该放下的都放下吧。”

    周长建自言自答,“大将军呀,这些年琅之也有和其他退伍的老卒聊过,我们都不怪你。怪就怪骊阳不懂大将军的心。你不愿反了骊阳,琅之也懂。无非是要完成对老将军的许诺。”

    “世间难得两全法,忠孝义,大将军兼顾了忠孝,负了义。琅之知大将军已是难以自处,心倍煎熬。”

    周长建紧握徐芝豹的手掌,放在自己的掌心里。一言一语:“大将军,莫要辜负了杨将军,司徒将军,还有轩辕和赵二位将军为你献死于长安城大明宫......”

    这位历经春秋三十余载的老人拄杖敲地,中气十足,豪言郎声道:“非我族者,其心必异!非我邦者,虽远必诛!”

    徐芝豹眯起那双丹凤眸子,远望长城,又看向老人周长建,坚定不移的沉声道:“徐芝豹,知恩图报,知兄弟恩,报老父恩。只知只报先帝恩!”

    老人忽然大笑,压在心中五年的巨石轰然崩塌,念头舒畅,问起眼帘前的白衣男子,关切道:“大将军,世子殿下去了长安城,近来可好?赵氏皇帝老儿有没有欺负我们家的扶苏?”

    实属不愿再让老卒周长建担心的徐芝豹,隐瞒了世子在长安城的遭遇,言简意赅道:“世子无事,万事有芝豹,安心便是。”

    周长建笑的连连点头,直呼痛快,还不忘夸了夸他未曾谋面的世子殿下。说什么一定会和大将军一样风流倜傥,驰骋沙场不败的马屁话。甚至还夸世子扶苏也能娶到像王妃一样的绝美女子。

    见周长建愿意多说,徐芝豹也没有打断,两人就坐在街边的茶铺前唠唠嗑。

    不觉间,夕阳薄暮。

    老卒周长建才抬起头,正视端详着眼帘里的男人,那历久不变的丹凤眼和容颜。最后,老人笑言把半肚子想要对大将军的话都说完啦,洒脱起身,如释重负,周长建缓缓背过徐芝豹,走入巷中……

    巷子里的某处小院,在院里树下伴树而乘的一位老妇人,忽觉得心揪,不禁扭头。

    门里站着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老人,微弓着身体,左手拿着书,右手拄着拐杖,面对她,眼神温柔,轻声道:“回来了”。

    老妇人刹时掩面而泣,又不禁失笑:“老不死的,退伍后故意来到这,还开了家学垫,没有事情就经常来我家面前转悠,今天赶晴了?舍得回来了?”

    老人咧开嘴,跨入门槛,踏进院里,周长建一副求饶的模样:“回来了,这次,不走了!”

    “还拿着本书,假读书人。”,老妇人挪移老人道。

    “哈哈哈哈,大将军送的嘛。”老人乐开了怀,开心的像一个小孩。心中早将手里的那一本徐芝豹所著的兵书,视作珍宝,爱不离手。

    “还大将军送的?怕不是死皮赖脸的求来的吧。”老妇人半点不给老人面子,故作苛刻质疑道。

    老人周长建傻傻一笑,摸摸脑勺,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总之就是很开心。

    见到了心上人的开心,五年再见大将军的开心,周长建简直乐开了怀。他想到与大将军分别时,大将军笑吟吟的跟他说了一件全北梁都不知道的事情。

    “先生姜诩,就是扶苏的义父告诫过我,全北梁乃全天下在世子及冠前都不能泄露他的表字,唯独可以对你周长建可以袒露。”

    “我儿扶苏,字琅琊。”

    心里想着,心里念叨,周长建豪迈大笑,且尽兴!

    徐扶苏,字琅琊!

    老人周长建心头滚烫,一颗丹心只愿祝北梁长健,陷阵长健!

    门外,白衣男人远远望着老人,他嘴角微勾,转身离开......

    北梁,有个老卒,叫周长建!

    北梁,有个将军,叫徐芝豹!

上一章 :第十五章 夜里挑灯看刀,芝豹知报只报(上) 返回目录 下一章:第十七章 君子立身,虽无百行(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