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惊蛰满城皆是春

作者:

徐远书

    《武殿考核,宋家雏凤(下)》

    一个时辰匆匆而过,考核的学生分别都递交了自己的卷子。徐扶苏则要略领先于那位气宇轩昂的世家子弟交卷,不过那位世家子也没有慢徐扶苏多少,近乎同一时间交卷离场。

    慈眉善目,仪态谦和的老殿主郭良眼里的笑意十足,似乎对两个后生都极为满意。

    徐扶苏刚要越过武殿大门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老殿主郭良喊了一声步伐落在世子后方的那位世家子弟。

    “余年,你随身的玉佩掉在座位上了。”

    本来跟在世子徐扶苏后方的宋余年闻声停下了脚步。

    徐扶苏听到宋余年如铃悦耳的声音回复:“谢谢殿主,余年这便去拿。”

    徐扶苏转动轮椅的手停顿了片刻,没回头。他若无其事的出了大殿,带着齐咏春和老仆徐晃两人下华山。

    靠在徐晃背上的徐扶苏,一直被老仆嶙峋的骨头硌得慌,好在泡了那古怪药浴后体魄硬朗,没见着疼。徐扶苏也就不当一回事。

    下山路上,世子徐扶苏脑海里一直出现那身穿墨绿金纹袖衫的年轻公子哥,仔细在脑子里搜罗了一番先前亚父姜诩给他记过的东西。

    想必那位年纪轻轻,气宇轩昂的俊俏公子哥,十有八九就是人称“凤雏”的宋家大长子宋余年,这人在长安城中颇有风头,年有大智,满腹经纶,又生的翩翩公子的模样,深受他人追捧。

    据说这长安城里排队想要一睹宋余年容颜的貌美女子能从长安城城南一直到城北。

    对此,徐扶苏半点没有落差惭愧感,一只手揽着徐晃的脖子,另一只手磨搓了搓自己的脸蛋。侧脸询问身旁的齐咏春:“咏春呀,你觉得本世子与那里头的小哥比,谁跟有几分能让美人仰慕的资本。”

    不知在四处瞅看哪里的齐咏春后知后觉,忙不择声道:“当然是世子殿下最为有资本。”

    听到齐咏春的夸赞,老仆徐晃自然不甘落后,一个劲儿的夸道:“世子你那是人中龙凤,人间的谪仙,哪有公子哥能比的上你。”

    “嘿,老徐,一口马屁拍的顺溜。”

    “实话,实话。”

    “瞧你这说的,既然如此我们就正好去长安城里玩玩耍耍。”,徐扶苏心情愉悦,对齐咏春和徐晃说道。

    徐晃回应最快,连声叫好。齐咏春还是个榆木脑袋,慢半拍。

    这徐扶苏三人在长安城朱雀大街上寻觅美食和一些好吃好玩的玩意。徐扶苏心血来潮突然想吃红豆糕点,他瞅到面前有家糕点铺,刚要过去。

    他凑巧看到同样站在糕点铺前的何倾城在静心的选购糕点,徐扶苏示意两位护卫默不出声,他悄悄推动轮椅靠上前。

    何倾城身边的贴身丫鬟也看到了徐扶苏,徐扶苏伸出一指发在唇边,示意贴身丫鬟不要说出来。他小心翼翼的凑到何倾城身后。

    变故突起!

    “驾!”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来人行事匆匆,一路横冲直撞,驾马的是一个浓眉大眼,身形高大的汉子,腰间悬挂着一枚“宋”字令牌。

    可见周围行人都已避让到安全的地方,但何倾城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抬手抵抗。

    马匹上的人没有因为面前有平民百姓而拉停下马,反而是加大力道抽向马匹加速。马上的人凶戾一笑,就在女子生死攸关之际。

    原本在何倾城身后的徐扶苏,当下用力撑住轮椅,使劲将身子扑向前,将何倾城扑倒在地。马上的人见故如此,恶狠狠的盯了这个阻碍他兴致的白衣男子。但也不做过多的停留,马不停蹄的朝前奔袭,消失在人群中。

    徐扶苏与那人冷眼相对,心里对那宋家好感颇失,此番事情肯定不能算了,暗自决定几日后考核结果出来时,找那宋家雏凤理论理论。“府上鹰犬尚且如此跋扈,可见这宋家又好到甚那里去。”

    怀中少女仍保持掩手遮面的姿态,仅感觉自己的腰被轻轻一握,有几片刻放空。少女缓缓睁开眼,微眯的透过指缝间,身旁搂住她的是一位高俊的男子,脸上有些许红晕,红晕中掺浅白。

    原本样貌五官清秀的徐扶苏,此时在少女心中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少女心中风流倜傥的公子哥,他穿一身浅白银丝纹理锦衣,眉宇中流露神色姿态与书上英雄救美的公子哥相差无几。只是头发蓬松,随意的叉有一只白玉簪。少女见此,腰肢招展,笑了起来,自有美人媚态。

    搂住她的男子,终于注意到了少女的动作。他稍做反应,回过神来,连忙松开少女。

    徐扶苏有些尴尬,忍不住挠了挠头。他才开口说道:“何姑娘,没事吧。”

    少女见男子囧态,欢笑更甚,少女本就不喜三从四德,兮兮作态。当下大胆的踮起脚,伸出白皙的小手捏住这个刚救她性命男子的脸。捏了又揉乐道:“谢谢世子啦,世子好可爱。”

    怎奈面前红衣小女子如此大胆,少年随即两颊通红。他的抬头视线对上了正在打量他的何倾城,少女眼睛水汪汪,像夜中的璀璨星辰,再细细一看。女子窈窕身姿,配上红莲纹长裙。

    徐扶苏刹时觉得她是“世间奇女子”。少年早年心田里悄然种下一颗年华情窦初开的种子,微微破土。

    徐扶苏怯生生地问道:“何姑娘,书中英雄救美的公子哥是何样?”

    “当然是风度翩翩,英俊潇洒,武艺高强…。”少女如是道,还不忘举起拳头,眉头紧皱,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那何姑娘的这一声,我且心安理得收下。”徐扶苏厚着脸皮,嬉皮笑脸道。

    “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小女子请你去吃长安城一绝!”何倾城狡黠地望向赵公明,拉起他的手臂就要往前走,抬手间,袖子稍稍滑下,一根红绳绕在少女腕处,冰肌入骨。

    徐扶苏看痴了,双脚轻浮。他好不容易上了轮椅,就让迫不及待的何倾城拉去。两人在街上穿梭,何倾城领在前。路过一座小桥时,少女突然转身朝着徐扶苏娇笑道:“对了,扶苏,前几天的文殿考核你怎么没来呀?”

    “啊?”愣神的徐扶苏被突然的询问叫醒,连忙答道:“我.....前几天练拳。”

    “哈哈哈”,何倾城轻咬玉齿,嘴角上翘,爽朗大笑。

    徐扶苏不知何倾城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只能附和着轻笑。

    “你的那把扇子怎么都没有题字?”

    “嗯,懒。”公明柔声答道。

    “有玉扇,勉强有些书上翩翩公子的风范吧。”何倾城走在前,负手点评道。

    徐扶苏无奈,看着这古灵精怪的红裙女子,摇了摇头。

    何倾城所说的长安城城一绝,在他询问后,女子告诉他是一家小店铺的阳春面。

    那家店铺居于长安城市井小巷里,地位隐蔽,可当两人来到小巷时,天已渐暗。

    少女何倾城带着徐扶苏走到店铺门前,何倾城见徐扶苏发呆,踹了他一脚,扶苏吃痛。

    何倾城顺势把他拉到店里,她将徐扶苏按在靠内餐桌旁的椅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对柜台出吆喝:“掌柜咧,要两碗阳春面。”

    “倾城小丫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爷爷这几天可是烦闷的很,你来了可好好陪陪爷爷好好聊聊”人未至,自柜台出传来一个白发皑皑的老人的话语。随后,店家掌柜朝着后厨吼了声:“赶紧上面,别让我倾城丫头等急了!”

    不久,一位老翁走了过来,“哟,啧啧。”老翁斜着眼,调笑少女,“老头子我说丫头这么急躁,原来是有相中心上人了呀。”

    “掌柜爷爷,你要是再调笑我,我不理你了。”何倾城虽举止大胆,但听见掌柜的言语,终是妙龄少女。小脸憋的通红,徐扶苏见状,故作狐疑。

    何倾城憋了憋一旁正襟危坐的世子,“哼。”小嘴嘟起,煞是可爱。

    “哈哈哈哈”老翁见少女实在可爱,不禁大笑。这一笑,何倾城的脸愈加红彤彤,与那阳春时节熟透的苹果,一样动人。

    最后,何倾城忍不下憋屈,举起凳子就是要扔过去,吓到老人拔腿就跑。一老一小,活宝两个。徐扶苏也捧腹笑的不停。

    不待一会,小二端上两碗热腾腾的阳春面,追击老翁未果的何倾城急不可待的从盘中取出一碗阳春面,哧溜,哧溜就吃起来。她鼓起的腮帮,还不忘提醒徐扶苏道:“徐扶苏,你快吃呀,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好”,徐扶苏回应道,他提起筷子也疯狂吃起来,不得不说这面的味道是真的好,当然了还是眼前的姑娘好看。看着她,吃下一万碗面都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不过,徐扶苏偏头看了看正在努力“果腹”的何倾城,姑娘侧颜夹杂胭脂的俏粉。

    徐扶苏自顾自的言语:“秀色可餐。”,又愣愣的低头傻笑。

    他没有注意到,一边的女子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他。

    永嘉六年,三月惊蛰,少女仍觉得城里满眼所到之处皆是春,长安城里面馆中,他的笑像一条恶犬,闯入她的心弦。

上一章 :第二十章 武殿考核,宋家雏凤 返回目录 下一章:没有了